返回

焰紅妝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焰紅妝 取名惡夢 涼玥
上一頁 目錄  
  經過這兩個故事,我最大的感想是——

  取書名,真的是需要天分的!

  上個故事《野紅妝》的取名來自于偉大的編輯部,其中的辛酸血淚只有天知、地知、編編知和我知啊!

  從通知過稿并被告知要換書名開始,我就努力逛網路、看詩詞(瞧,多么有詩意啊)、晃租書店(幾回空手而出,老板異樣的眼光只能含淚吞下);每日的攻防戰是這樣的:早上取了個自認很合故事的書名mail給編編,下午就收到編編安慰及再想想的mail,如此日思夜念(相信我,想故事也沒這么認真),連作夢都在想書名,家人、好友全被拖下水,后來我更殘忍的每日mail好幾個書名讓編編挑,最后,天使編編看出這樣下去這個「坐家」恐怕會因想書名而江郎才盡,大發慈悲的告知書名就由編輯部幫忙好了……

  至于這本《焰紅妝》雖少了書名攻防戰,但書名依舊是編輯部取的,真是感謝得五體投地啊!

  除了編輯部的編編外,還有兩位好友擔任無給薪的私人編編,若不是有她們「愛的鞭策」,惰性堅強的我,這個故事恐怕還寫不完(汗ing,我承認我的特色是龜速)!尤其是敏兒,連難得我去找她玩,就見她面帶微笑的告訴我:「除了必須出門的時間以外,妳給我坐在電腦前乖、乖、寫、稿!」(嗚……我就知道妳要我帶隨身碟去是有預謀的!)

  就連我在浮光身上哪里下針都會成為我們討論的主題——

  敏兒:「妳確定妳要下在那邊?」

  我:「以中醫的觀點,下在這沒錯啊!」

  敏兒:「可是一點美感都沒有啊,他是男主角耶,妳確定妳要插根針在那邊?」

  我:「……」

  各位看倌大大別找那根針是下在浮光哪個不可告人的部位了,我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把它偷偷拔掉啰。

  還有和取名有關的就是——

  敏兒:「『無相』世家。」

  我:「有什么問題嗎?」

  敏兒;「無相?」

  我:「妳到底想說什么啦?」

  敏兒:「這么有氣勢又可口的姓,妳真的要把它用在配角身上?未免太浪費了吧。」

  我:「……」

  而羊羊看完《焰紅妝》后最大的問題是:「妳要寫封礎涯的故事嗎?」

  我:「應該、大概、可能吧。」

  羊羊:「可是我很討厭他耶,妳一定要寫嗎?」

  我:「……」

  這些瑣碎的討論繁多,不及備載啊!

  最后有一點要向各位看倌大大聲明,大陸境內的確有座棲云山,但和《焰紅妝》里的棲云山長像大不相同,在我筆下的棲云山除了多出五座山峰外,峰名也大不相同喔!不過現實世界中的棲云山風光挺美就是,如果有機會到當地游覽,可以好好欣賞!

  最后最后,如果各位看倌有什么心得、抱怨、悄悄話或有什么故事想分享,可以寄至[email protected],將由專人為您服務!

  人與人的相遇真的不可思議,愿大家都能珍惜身邊的緣分,也祝福大家事事平安、天天快樂,要幸福喔!

上一頁 目錄  
电子游戏广水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