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焰紅妝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焰紅妝 第4章(2)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住手!」

  闕掠影拾起地面的枯枝,凌空一劃,圍住小小白影的一群無相山莊門人被無形的氣勁打退數步,吃疼地捂住痛處。

  她不可置信地瞪著小九尾狐一身漂亮的白毛被血色染濕,小小的胸口插著一根長長的羽箭。

  小九尾狐見到她,抬首虛弱地朝她叫了兩聲,又無力地垂回地面,讓她看得怒火更熾。

  封住牠的穴道,取出裝有麻沸散的小瓷瓶,讓小九尾狐陷入昏睡后,她才放心地拔出羽箭,在牠傷處抹上藥膏。

  浮光遞上自己的外衣讓她包裹住小九尾狐,一雙翠眸不懷好意地瞧著為首的男人。

  見闕掠影抱起小九尾狐就要離開,無相門人甲吠道:「站住!那只九尾靈狐是咱們主子獵到的。」

  她將小九尾狐交給浮光抱好,冷眸如箭地射向一雙邪淫的眼——正不斷上下打量她的男人,厭惡道:「是你傷牠的?」

  「在下祖父重病,需此靈物延命。」無相猛嘖嘖有聲,驚艷地看著眼前女子,當她只是個因一時不忍的路過之人。美人,真是個美人,只可惜是個破了相的美人!就算他不嫌棄,以他無相世家的身分,頂多只能當個玩物。「靈物人皆可取,還望姑娘別強出頭才好。」

  浮光暗暗為懷中的小九尾狐輸氣,望著身前那道掩不住怒氣的身影,頗感興趣地繞高兩眉,把找人算帳的事先放在一邊,對她會有何反應更感興趣。

  「人皆可取?」闕掠影纖足挑起那柄沾血的羽箭,以指尖拭去猶帶溫意的血漬,她緩緩抬首,「牠是條自主的生命,憑什么為你一己之私葬送性命?」

  「姑娘見識太過淺薄。」無相猛瞥過她身上著的粗布素衣,虎目在她胸前曖昧的徘徊。「吾乃無相世家的五公子,無相猛,祖父是名震江湖的無相!」

  「你聽不懂人話吧。」闕掠影不耐的打斷他,對他自豪的家世全無興趣,向浮光使個眼色,要他跟上。「走了。」

  「啊?」浮光難掩失望。「就這樣?」他的戲還沒看夠啊,真不過癮。

  無相猛氣紅了臉,努力維持世家子弟翩翩風度的假象,一個飛身擋在他倆身前,猿臂一揮,讓屬下包圍兩人,輕浮的一手要摟過美人兒不盈一握的纖腰。「那九尾靈狐是在下獵得,不能讓妳私自帶走。」

  闕掠影冷冷拍開他伸來的毛手,不掩厭惡道:「讓開。」

  無相猛表面上討好地笑道:「姑娘……」這臭娘兒們,若不是大哥在別苑,這不識相的女人早被他強擄到床上,好生玩弄她一陣子,不論她脾氣多冷、多氣人,單憑那令人銷魂的身段,他就一定得嘗嘗她的味兒。

  「果真聽不懂人話。」闕掠影咧開一抹冷笑。「畜生就是畜生。」

  「妳!」無相猛咬牙,正要大罵,就見像根木頭似地杵在她身后的浮光突地大叫——

  「停!停!停!」

  闕掠影沒好氣地一瞪,「做什么你?」

  浮光快樂地舉起一指,「再笑一個好不好?別笑得那么冷,笑得再溫一些、甜一些……啊!慢著慢著!」他朝呆在當場的無相猛和無相門人揮蒼蠅似扇扇手。「你們可以滾了。」別想跟他分享得來不易的笑容。

  無相猛在兩人不客氣的驅趕下,臉上乍紅乍白,見兩人若無旁人的繞過他,忍不住憤怒的大吼:「來人,給我上!男的殺了后丟下山,女的我玩夠了再賞。」

  「聽聽!」浮光無奈的搖首。「這就是無相山莊的世家風范啊!」他拋個媚眼,問向皺眉的闕掠影:「有沒有覺得武功高強又會煮飯洗衣、打理家務的我可愛許多?」

  一腳踢開撲上來的三人,闕掠影淡聲道:「你總算有點用處,養你還不白費米糧。」

  浮光嘟嘴抱怨,「妳就不能光明正大地夸我嗎?」他單手輕揮,隨后撲上的四人全被打飛壓在自個兒同門身上。

  「上啊!」無相猛一手扯過一個跌在地上喊疼的屬下,把他們往兩人的方向扔去。「給我上!」

  沒一會兒,就瞧門人又循著原先的軌道,跌回地上喊疼,見力大無比的無相猛又要抓起他們扔去,渾身疼得不得了的無相門人,連滾帶爬地逃離無相猛伸手可及之處,回別苑討救兵去了。

  沒料到眼前的兩人都是有武功底子,屬下們也逃得一個不剩,無相猛氣憤叫道:「報出你們的師門,今日不交出九尾靈狐,無相世家絕對追究到底!」以他無相世家在江湖上的名氣,挑了一、兩個默默無聞的門派簡直是易如反掌。

  浮光掏掏耳,「什么怪獸亂叫啊,好吵。」

  「獸言獸語,不聽也罷。」闕掠影頭一回和他有志一同。

  「天要暗了,快回去吧,晚上煮頓好料的安撫咱們被野獸驚嚇到的脾胃。」

  「我期待著。」

  「你們!」無相猛怒紅了眼,掌下一運勁,擺出僅傳無相血脈的武功招式,打出無相神掌其中一式——滅神掌。

  此掌至狠至毒,因怕遭正派非議,故從未示人,無相猛這一掌雖只有六、七成功力,但威力也夠驚人了,掌風所過之處青草及綠樹瞬間枯萎,直直襲向背對他的兩人。

  浮光勾起詭笑,半側身,懶懶抬起一掌承接,見無相猛虎目不可思議地瞪大,低喝了聲,將滅神掌打回送他。

  連避都來不及避,中掌的無相猛大退數步,跌坐在地,嘔出一口口鮮血;怒嚎道:「不可能!」

  浮光原先深色的翠眸,此刻鮮艷無比,拳心緊握,抑制體內因方才那掌不斷涌上的好斗本能。他咧開笑容道:「咱們走吧,別理那頭聽不懂人話又技不如人的野獸。」

  「我無相世家,絕無可能輸!」無相猛拉開背在背上的弓,一箭射向毫無防備的闕掠影。這個賤蹄子,既然他得不到,別人也休想得到!

  闕掠影螓首未轉,身子微微一偏,柔荑竟牢牢擒住那支射向她的羽箭,寒聲道:「你一向如此輕賤生命嗎?」

  浮光吹了聲口哨。小牡丹真的生氣啰!

  拉滿弓,再射出一支箭,無相猛笑得張狂。「輕賤?只要不歸我所用,死是唯一的下場。」

  再次擒住羽箭,闕掠影掌中有著些微擦傷及痛意,她恨恨地鎖著眼前張弓再往她射來的羽箭。就是有這樣的想法,就是有這樣的人,害得她家破人亡,害得她連對人類的信賴都差點失去。

  她緊握手中的三柄羽箭,在無相猛射出第四柄羽箭前,快如閃電的出手——

  無相猛捂著鮮血淋漓的右掌痛嚎,在他的右掌上有三支羽箭完全穿過。

  地冷哼,「你也知道痛?」

  「惹妳生氣的下場就是這樣啊……」浮光吞了口唾沫。「我記下了。」

  好狠!她的一舉一動盡在他眼底,在她扔出那三支羽箭時,仿若深潭的雙眸眨也未眨……在必要時,她的手段絕對讓人「印象深刻」!

  「請姑娘手下留情。」一道飛影掠進三人的天地。來人身著靛青色錦袍,眉眼間雖是焦急,但不可否認是個與其弟相反的好相貌,來人正是無相青云。

  「大哥,你來得正好。」無相猛拉著兄長的衣袍,迫不及待的告狀,「我為祖父獵得九尾靈狐,沒想到這對狗男女不但硬搶,還將我無相世家的尊嚴踩在腳底,請大哥定要為我主持公道,奪回九尾靈狐。」

  無相青云一雙眼估量著眼前的一對男女,能將小弟傷至此的,武學造詣必定不弱,堂堂無相家豈能容人隨意看輕?不為小弟出口氣未免說不過去,但目前是他能否登上無相山莊莊主寶座的關鍵時刻,著實不宜與人有所爭執……

  「無相少俠,令弟的傷勢頗重啊。」

  無相青云這才想起他此番出別苑是為了送百生手返家,他朝蒼玄微微一揖,「前輩,失禮了,方才聽聞門人求助及舍弟之聲即趕來此,真是抱歉。」

  「無妨。」蒼玄淡笑,瞟了眼浮光手中染血的小身軀,雙眼一瞇,笑意未斂,先聲奪人道:「實不相瞞,令弟所言的那只九尾靈狐,是吾妹豢養的小寵物。」

  「令妹?」無相青云瞥了眼面帶寒霜的女子——雖然破了相,仍是個絕色,小弟好色全莊皆知,但只要他在外安分不生事,他這為人兄長的,一向是默許隨他去,可他這回惹上朵帶刺的花兒……有百生手在此,看來這口氣和九尾靈狐是討不回來了。

  「大哥,他說謊!」無相猛鄙夷地啐了口他眼中的膿包大夫。「九尾靈狐是我無相家的,才不是那賤人所養,我——」

  見蒼玄面色一沉,無相青云斥罵道:「猛,別再丟人了!」

  「丟人?!」無相猛瞠大虎目,大吼道:「我不服!大哥要為小弟討回公道啊,小弟被這對狗男女傷成這個模樣,怎能這樣就算了?大哥又豈能袖手旁觀?」

  「嘖嘖,嘴巴真不干凈。」浮光諷笑地看著無相青云。「原來名門無相世家的家教不過爾爾,真是家門不幸、家門不幸啊。」他快樂地瞧著無相青云的俊顏微微抖動,哼哼,比起倒在地上的那個,這個表面工夫看來好太多了。

  「天色已暗,不如先扶令弟回莊療傷吧。」蒼玄笑著打圓場。

  才聽到蒼玄如此說,闕掠影抱過浮光手中的小九尾狐,施展絕妙輕功,不一會兒便已失去蹤影。

  浮光摸摸鼻子,隨后跟上,他可不想被蒼玄支使去扛那個被慣壞的無相家小弟。

  「前輩……」無相青云臉上有著無言的請求。

  蒼玄笑得和藹又誠懇。「就讓老夫為令弟療傷,化干戈為玉帛。」

  那兩人跑得真快,給他記著!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电子游戏广水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