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誰說我要給你追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誰說我要給你追 第9章(2)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她完全不怪他。袁星朗苦笑。這么寬容大度的女孩,他真的應該好好把握,跟她交往,無須用太多心思,便能讓彼此都快樂。

  「哪,你現在知道我喜歡你什么地方了,那你呢?」溫璇忽然略帶羞怯地問:「你喜歡我嗎?」

  「喜歡。」他啞聲回答。

  他的確喜歡這女孩,她很大方、很可愛,不像他前幾任女朋友那樣斤斤計較,可是她……無法令他心悸。

  他的情緒,不會因為她劇烈起伏,他不會當著她的面使壞,但也不會想為了她讓自己變得更好。

  能夠讓他開心得猛歡呼,生氣得直跳腳;能夠讓他為自己的惡劣感到汗顏,為自己的不夠好覺得懊惱;能夠這樣左右他心情的,只有一個女人。

  「妳聽我說,小璇--」敲門聲打斷了袁星朗說了一半的話,他蹙眉。「進來。」

  這回進來的,是個頭發已有些白,面容滄桑的中年男子。

  袁星朗起身,打量他,恍惚記得自己似曾在哪里見過。「你是--」

  「袁總不認得我了吧?我姓林,是荷信的店長,我們店跟澤洋有簽約的,是--」

  「你是林老板?」袁星朗想起來了,記得是一個月前吧,這個男人來公司里煩過夜雪。「有事嗎?」

  「是這樣的,我本來是來找夏小姐的,可是他們告訴我她辭職了,所以我才想來跟袁總打聲招呼也好。」林老板陪笑解釋,舉高手里捧著的一盒點心。「這是我們店里自己做的,我專程帶一些過來,謝謝夏小姐幫忙。」

  「幫忙?」袁星朗挑眉。「她幫了你什么?」

  「她幫我想辦法提高了荷信的業績。王先生跟我談過了,因為我們店的業績有了很大的改善,所以他的部門經理告訴他,可以跟我們續約了。」林老板神采飛揚地說道,顯得十分高興。「這都要謝謝夏小姐,要不是她特別請假來幫我,還拉了王先生一起來商量,我可能到現在都還一籌莫展呢!」

  「她請假去幫你?」袁星朗一凜。「什么時候?」

  「就這個月二十號的事啊!」

  二十號?那不就正是夜雪臨時請假的那天?

  袁星朗驚愕,猛然抓住林老板臂膀。「她是不是連續兩天都在你那邊?還有小王?」

  「嗯。」林老板點頭。「那兩天他們倆為了我的事幾乎都沒睡呢!我真的好感動。袁總你知道嗎?他們幫我想出用真空包裝的方法,不但能保存點心的鮮度,我的顧客也不必擔心點心涼了不好吃,可以用微波爐再加熱--」

  接下來林老板說了什么,袁星朗完全沒聽見,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

  她不是跟Head  Hunter談跳槽,是幫眼前這個林老板籌劃去了,而他竟然不分青紅皂白誤會了她!

  袁星朗暗暗自責,滿腔郁悶難以宣泄,索性拿眼前的男人開刀。「搞什么?她為什么非得請假去幫你不可?!為什么你們這些人每次遇到什么麻煩都只想到來煩她?!」他忿惱地吼。

  「嗄?這--」他突如其來的脾氣嚇了林老板一跳,停止嘮叨,眼中閃過一絲歉意。「不好意思,袁總,我也知道這樣麻煩夏小姐很不好,可是她是唯一愿意幫忙的人。我也問過她,這樣應付我們的要求會不會很累?可是她說,只要能幫袁總減少些敵人,她無所謂--」

  「幫我減少敵人?」袁星朗陡地打斷他。「什么意思?」

  「夏小姐的意思是不希望袁總得罪太多人,她說很多事你雖然做得絕情點,但那是因為你有你的立場,希望我們多體諒你,別恨你。」林老板解釋。

  袁星朗胸口一震。「她真的……這么說?」

  「是啊。」林老板猛點頭。「說真的,袁總,夏小姐真的對你很好,一心一意為你著想,這么好的女人無論如何都應該把她留在身邊才是,你怎么會讓她辭職的呢?」

  是啊,他怎么會讓夜雪辭職的?

  袁星朗木然地想,全身冰透。

  她那么維護他,怕他在商場上樹敵太多,瞞著他在他背后默默地收拾殘局,她為他做了這么多,而他回報了她什么?

  他責備她說謊,指控她背叛他,還抱怨她讓他喘不過氣。

  難道我活該一輩子跟在你身邊嗎?一輩子只能當你的秘書,協助你在商場上從容地呼風喚雨?即使是那樣,我也認了,沒關系,我能忍受,只要你過得好就好,

  可你……居然連信任我都做不到。

  那時候的她,含著淚,哽咽地說出這番話。

  那時候的她,心,肯定碎了。

  老天!莫名的驚懼壓倒性地占領袁星朗全身上下,他僵著呼吸,透不過氣。

  他到底做了什么?

  林老板離開后,有好片刻,袁星朗仍處于呆滯中,直到溫璇一聲聲焦急的呼喚喊醒了他。

  「星朗,你怎么了?你沒事吧?」

  袁星朗定定神,望向她的眼,泛著懊悔的血絲。

  「我犯了一個大錯,小璇。」

  「什么錯?你究竟怎么了?」

  「我傷害了一個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他的聲音,痛楚而沙啞。

  「你指的是……夏夜雪嗎?」溫璇小心翼翼地探問。

  他黯然點頭。

  她怔怔地看著他。

  「小璇,妳記得妳曾經問過我,有什么節日是我特別想跟夜雪一起過的嗎?」

  「嗯,我是這么問過。」

  「我從來不覺得有什么節日非得跟夜雪一起過的,情人節也好、圣誕節也好,我覺得什么日子并不重要。」袁星朗澀澀地低語。「可是,在某些時候,我卻會很想要見到她,很想跟她在一起。」

  「什么時候?」

  「當我高興的時候,難過的時候,還有我覺得她可能需要我的時候。」他停頓下來,眼眶逐漸泛紅。「還有現在,當我說錯了話,剌傷了她的心,她可能在哭的時候--我真的很想很想見到她,我想跟她道歉,好好地說對不起;我要安慰她不要哭,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不好……」話說到此,他忽地微微哽咽。

  溫璇震驚地發現他眼中竟閃著淚光。

  「對不起,小璇,我其實不像妳以為的那么好。」他啞聲道歉。

  「你的意思是,你并不愛我,你最在乎的人是夏夜雪。」她聰慧地猜到他想說什么。

  他愧疚地點頭。

  「我要甩了你!袁星朗。」溫璇煞有其事地聲明。「我不能忍受我喜歡的人把另一個女人看得比我還重要。」

  「對不起。」他坦然接受她的決定。

  「你一點都不難過?」她嘟嘴。

  「對不起。」他還是這么一句,語畢,他一把抓起擱在椅背上的西裝外套,迫不及待地沖出辦公室。

  ###

  他瘋狂地找她。

  他打她手機,沒有回應,沖去她和妹妹同居的住處,沒人應門,他找遍了每一個她可能去的地方,連公司樓頂也察看了,卻怎樣都找不著她。

  他焦急地像無頭蒼蠅,開著車,大街小巷地亂闖,直到幾個小時后,才想起他應該去問問宋日飛。

  他直奔死黨的公寓,奮力敲門。

  宋日飛懶洋洋地來應門。「誰啊?」

  他不由分說沖進去,滿屋子亂找。

  「星朗?」宋日飛好驚訝。「你干什么?」

  「夜雪呢?」他攫住好友肩膀搖晃。「她有沒來找過你?」

  「沒有啊。」

  「這幾天她有沒有跟你聯絡?」

  「自從七夕那天她爽我的約后,我們就沒再聯絡了。」

  「這算什么?你不是在追她嗎?!」袁星朗咆哮。

  「那也要看人家愿不愿意讓我追啊。」宋日飛很委屈似的摸摸鼻子。「她決定跟我只做朋友,我也沒辦法。」

  「這么說她不喜歡你?」太好了!袁星朗眼睛一亮……不,不對,現在不是高興的時候,重點是他得盡快找到夜雪。

  他轉身,馬上想閃人。

  這回換宋日飛抓住他。「等等!你好歹也把話說清楚再走。你跟夜雪發生什么事了?」

  「現在沒時間跟你解釋,總之我犯了個大錯,把她給氣跑了。」袁星朗急著想甩開好友。

  宋日飛可沒那么容易被打發。「所以你現在是打算把她給找回來嘍?」

  「那當然!」

  「你確定她會原諒你?」

  「就算跪著求也要把她求回來。」袁星朗很堅定。

  「呵,這么有決心?」宋日飛俊眸閃閃發光。「難道你連男人的尊嚴都不顧了?」

  「只要夜雪肯原諒我,這點尊嚴算什么。」

  「不會吧?你是認真的?」宋日飛調侃。

  「當然是認真的!」袁星朗回頭瞪他。「順便警告你一句,以后別動夜雪歪腦筋,我要追她!」

  「你說什么?」宋日飛俊唇揚起。

  「我決定追夜雪!」袁星朗一字一句,很認真、很嚴肅地宣稱。「所以你最好識相點,別跟我搶!」

  狠話撂下,袁星朗挺直背脊,很跩地走人。

  宋日飛望著他背影,抿著嘴偷笑,數秒后,一個嬌小的身影從沙發后現身,走到他面前,小臉仰起,朝他很得意地嬌笑。

  「哪,我說的沒錯吧?他總算開竅了。」

  宋日飛聞言,仰頭大笑,大手揉揉她一頭俏麗的垣發。「這都要多謝妳這丫頭了,璇璇。」

  溫璇和他,是在一次采訪中認識的,當時她才剛進『女性私密』工作,而他是她接到的第一個采訪任務。

  沒想到兩人一見如故,從此攀上交情,這次為了撮合星朗跟夜雪,她更是毫不啰唆,一口就答應下海配合演出。

  可憐的星朗,還不曉得這女孩一開始接近他就是不懷好意呢!呵呵呵~~

  「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順利求回美人心呢?」溫璇很好奇。

  「這就不曉得了。」宋日飛眼神閃閃。「我看啊,星朗八成得吃點苦頭吧。」而他很期待見好友吃癟呢!

  ###

  宋日飛猜得沒錯,一小時后袁星朗便吃到了第一頓苦頭。

  他守在夜雪的住處大門外,好不容易等回她晚歸的妹妹,對方卻只是冷冷一瞪眼。

  「我姊姊不在這里!」

  「那她去哪兒了?」

  「不知道!」夏曉露漠然甩頭。

  她一定曉得,只是不肯告訴他。袁星朗苦笑。「我是來跟妳姊姊道歉的,能不能讓我見她一面?」

  「不能!」她干脆地拒絕。

  「那幫我聯絡她可以嗎?」

  「不可以!」

  「曉露……」

  「我跟你沒關系!別叫得那么親密!」外表看來溫順的女孩,發起威來竟頗剽悍。

  袁星朗暗暗叫苦,知道自己今晚想從這女孩口中探出夜雪下落,可有得磨了。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电子游戏广水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