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誰說我要給你追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誰說我要給你追 第8章(2)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夜雪失蹤整整兩天了!

  袁星朗焦躁地在私人辦公室內踱步。

  第一天,他Call她不下十數次,她不是通話中,就是收不到訊號。

  第二天,他繼續Call,她也不知是電池沒電還是什么的,竟然索性關機。

  更可惡的,他打電話回她南部老家探問,才發現她根本沒回家,她用來請假的借口竟是謊言!

  夜雪竟對他說謊?!他又驚又怒。五年來,他不記得她什么時候曾經對他說過謊,為何這回破了例?

  她究竟在搞什么?

  到了第三天早上,依然不見她人影,他開始著急,擔心她該不會出了什么意外。

  他按下內線鍵。「陳小姐,夏秘書還是沒打電話進來嗎?」他問暫代夜雪工作崗位的女職員。

  「還沒呢,我也覺得很奇怪。總經理是不是有什么事吩咐?」

  「沒事!」他低咆,正想掛電話,女職員忽然開口。

  「對了,總經理,我昨天晚上坐計程車回家時有看到夏秘書。」

  「什么?妳看到她了?她在哪里?」他急促地追問。

  「在仁愛路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餐廳,夏秘書跟一個男人坐在窗邊,不知道聊什么聊得很起勁。」

  「妳說她跟男人在一起?」袁星朗臉色變得很難看。

  「是。那時候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我還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怎么這么晚了夏秘書還不回家?」她頓了頓,等待他的反應,

  「我知道了。」他冷冷開口。

  嗄?就這樣?得不到他憤怒的反應,女職員似乎很失望,吶吶地掛電話。

  她不知道,她一掛電話,袁星朗立刻抓起桌上的筆筒,用力往墻上一砸。

  夜雪不但對他說謊,還三更半夜跟某個男人混在一起!

  他狠狠磨牙,氣得眼睛泛紅,全身發抖。

  那男人是誰?「是Head  Hunter嗎?」還是追求者?

  不論是誰他都無法忍受!她對他說謊,而他有股沖動想掐死她!

  一念及此,他忿忿然地橫臂一揮,掃落桌上一迭公文。

  狂怒之際,居然還有人不識好歹地敲他的門。

  他踢了桌腳一記,咆哮。「進來!」

  一道秀麗倩影飄進辦公室,粉藍色套裝,白色瑪麗珍鞋,澄亮的眸瞥見室內一團混亂,眉尖訝異揚起。

  「夏、夜、雪!」袁星朗幾乎足帶著恨意喊出牠的名字,眼眸射出可怕的銳利光芒。

  她嚇了好大一跳。「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

  「這應該是我問妳的話吧!」他怒視她。「說!這兩天妳跑到哪里去了?」

  「我?」她眼神閃爍。「我不是請過假了嗎?因為家里有點事,我必須回去一趟。」

  「什么事?」

  「什么事?呃,是一點私事啦。」她回避不說。

  「私事就不能告訴我嗎?」他冷笑。「什么時候變得對我這么見外了?」

  「怎么了?你是因為這樣在生氣嗎?」她無奈似的嘆氣。「我可以解釋--」

  「解釋?我看是說謊吧!」他激動地提高聲調。「妳到底還想對我編多少謊?我打過電話去妳老家了,妳媽說妳根本沒回家!」

  「嗄?你打電話去過了?」她愣了愕,苦笑,「對不起,我這個請假的理由的確是編的,其實我--」

  「其實是因為有人挖角,所以妳請假過去面談對吧?」他打斷她。

  她愕然。「你說什么?」

  「妳別想瞞我了!我知道有Head  Hunter找妳。」他冷哼,不屑地撇撇嘴。「我只是沒想到,妳居然真的想背叛我。」

  背叛?夜雪倒吸口氣,明眸瞠大。「你懷疑我想跳槽?」

  「難道不是嗎?」他憤慨地喊。

  她瞪著他,眼眸逐漸抹上哀傷。「你以為我會動搖?」

  「如果沒動搖的話,妳這兩天是在干什么?」他嚴厲地指控。「妳敢說妳沒跟Head  Hunter見面嗎?昨天晚上呢?妳是不是跟一個男人在外頭談到三更半夜?」

  「我是跟他談到很晚,可是那是為了--」

  她果然跟男人在一起!

  「為了什么?妳還想怎么樣圓謊?」護火在袁星朗胸臆悶燒,火燙火燙的,在他胸口燒出一個個大洞。「妳有勇氣背叛我,為什么沒勇氣承認?」

  「我沒背叛你!」她驚聲抗議。

  「妳對我說謊!」他怒吼,殺人似的眼神震撼她。

  她喉嚨一酸,眼眸猛然刺痛。為什么他不肯好好聽她解釋?為什么他要先入為主地定她的罪?

  「我是說了謊,又怎樣?」她豁出去了。「難道你沒對我說過謊嗎?」

  「妳說什么?」他瞇起眼。

  「收購的事!」她生氣地瞪視他。「為什么不告訴我你決定要收購那間日本公司?」

  「妳知道了?」星眸掠過一絲狼狽。

  「是!我知道了。如果不是某個『外人』告訴我,我到現在還被蒙在鼓里。」

  「我不是故意瞞著妳,只是……」他握拳搥桌面一記。「讓妳知道了又怎樣?妳只會為對方感到難過而已。」

  「所以你就決定不讓我知道,連開會都不讓我參加?」她質問。「你究竟打算瞞我到什么時候?是不是要等全世界都知道了,才讓我恍然大悟?」

  「妳!」袁星朗抓狂地瞪她。不錯,這件事他瞞著她的確是他不好,但她有必要這么咄咄逼人嗎?也不想想他是為什么要瞞住她!「妳只不過是個秘書,知道這么多有什么用?!」

  她全身凍住,臉色一下子慘白。「你說什么?」

  「妳知不知道自己有多讓人喘不過氣?我不是圣人,只是個凡人!我沒辦法每一件事都滿足妳的高標準!如果可能,我也希望跟對方好好地談并購,是他們自己不識相,是他們逼我的!讓妳知道這件事又怎樣?妳只會在一邊碎碎念,妳知不知道妳這樣真的讓人很煩?」

  「我讓你……很煩?」她木然地看著他,眼眶慢慢的,泛起蒙蒙白霧。

  原來這就是他對她的看法,一個令他煩躁、備感壓力的女秘書。

  瞥見她泫然欲泣的表情,袁星朗猛然醒悟自己方才話說得太重了,他懊惱地想補救。

  「哎,我不是這意思,妳聽我說--」

  「不必說了。」她幽幽地打斷他。「我辭職。」

  「妳說什么?」這下換他腦海一片空白了。

  「既然我那么讓你厭煩,那我離開好了,免得你喘不過氣。」

  「妳--妳存心氣我是不是?」他臉色鐵青。

  「我是為你好。」她自嘲地扯嘴角。

  「為我好?哈!話別說得那么好聽,想跳槽直接說就好了!」冷酷的言語像利刃,在她心上劃下一道道傷口。

  「就算我想跳槽又怎樣?」她含淚望他,心痛得無法呼吸。「難道我活該一輩子跟在你身邊嗎?一輩子只能當你的秘書,協助你在商場上從容地呼風喚雨?即使是那樣,我也認了,沒關系,我能忍受,只要你過得好就好,可你……居然連信任我都做不到。」

  這才是最讓她心碎的一點。

  她預約的愛情失約,他愛上另一個女人,他漸漸把心思移到別人身上,這些她都能忍受、都愿意忍,只要他開心,只要他幸福,她仍然愿意留在他身邊。

  可是他竟然不信任她,還懷疑她會背叛他。

  她一直以為,就算當不成他的情人,仍可以做他最貼心的伙伴,但原來,連這也只是她自作多情……

  「妳自己想背叛我,別把責任推到我身上!」他語氣很絕,瞪著她的眼,滿是怒意。

  夠了!事已至此,難道她還看不破嗎?

  夜雪全身涼透,一顆心更凍結成冰,她全身虛軟,已經找不出一絲力氣與他爭論。

  「隨便你怎么說。」她疲倦地低語。「我辭職就是了。」

  語畢,她轉過身,不顧袁星朗驚天動地的咆哮,挺直著背脊走出去,直到遠離他的視線范圍,她才允許自己掉落軟弱的眼淚。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电子游戏广水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