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誰說我要給你追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誰說我要給你追 第8章(1)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要不要考慮離開澤洋網科?」電話那頭,傳來熱情的游說。

  夜雪一愣。離開澤洋?

  「夏小姐從來沒想過嗎?妳已經跟在袁總身邊五年多了,沒想過要另謀高就嗎?」那人問。

  對方是人才仲介公司的Head  Hunter(獵頭),這個月已經是第四次找她了,十分積極。

  「我說真的,如果夏小姐愿意考慮跳槽的話,我這邊有很多大老板都對妳很有興趣,他們都愿意提供給妳特別助理以上的職位,薪資紅利都可以談。」

  「我對現在的工作很滿意……」

  「那當然,袁總那么倚重妳,自然給妳的待遇福利也是很好的。不過我們這邊的條件也很不錯喔,如果夏小姐肯考慮,我想辦法為妳爭取現在雙倍的薪資。怎么樣?我為妳安排幾場intewiew吧?」

  夜雪沈吟。其實在這位李先生之前,已經有好幾個Head  Hunter主動跟她接觸過了,有人甚至還提出更好的條件,她都不曾動搖。

  「謝謝你的抬愛,李先生,不過我還是決定留在澤洋。」

  「夏小姐真那么喜歡澤洋?」李先生口氣掩不住失望。

  不是澤洋,是星朗。夜雪黯然地想。

  是因為他,她才決定繼續留在這家公司,就算他現在正跟另一個女人交往中,就算他很可能會一天天地更遠離她,她還是舍不得離開他……

  「唉,既然夏小姐這么堅決,我也不好強求了。」李先生重重嘆氣。「說實在的,我也能理解妳為什么會愿意跟著袁總這么多年,他的確是個很不錯的老板,有野心也很能干,不說別的,就說他這次收購日本線上游戲公司這件事……」

  「收購?」夜雪一驚。「李先生哪里聽來的消息?」

  「妳就別瞞我了,夏小姐。」李先生呵呵笑,「這件事早傳遞業界了。今天日本產經新聞都登出來了,說澤洋在投資銀行的協助下收購了那家日本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在東京股市造成轟動呢。」

  澤洋在股市里收購人家的股票?夜雪不敢相信。這跟她知道的完全不一樣啊!星朗想跟對方談的是善意的并購,不是嗎?怎么變成在市場上惡意收購了?

  「聽說對方的工會一向很強勢,我想接下來澤洋可能會面對一波嚴重的工會抗爭,不過以袁總的能力,這種問題對他來說應該是小Case啦。」

  惡意收購?工會抗爭?為什么她一點也不曉得?

  星朗究竟還瞞了她多少事?夜雪暗暗心驚。

  他口口聲聲說她是他的工作伙伴,是他最得力的助手,但這么重要的事,他卻瞞著她不說。

  怪不得他最近開會時老是那么神神秘秘,不讓她跟進去做紀錄,原來是在商議收購的事。

  為什么不告訴她?難道擔心她會泄密嗎?

  從什么時候,他開始猜疑她、不信任她了?

  夜雪心跳狂亂,握著話筒的手無法克制地顫抖著。

  「袁總做生意的手段快、狠、準,真令人不得不佩服啊。」李先生感嘆。

  「是啊。」她漫應,卻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

  她的思緒,整個亂了,一股怪異的驚慌在她體內急速蔓延。

  這陣子發生了太多事,每一件事,都嚴重打擊她的自信,每一件事,都在逐漸推她瀕臨崩潰邊緣。

  她不由自主地開始害怕。

  掛上電話后,她還繼續發愣,直到另一通電話驚醒她。

  她接起電話。「喂,總經理辦公室。」

  「夏小姐!求妳救救我--」

  ###

  「什么?夜雪要請兩天假?」

  會議結束后,袁星朗走回自己辦公室,發現門外夜雪的辦公桌空無人影,正覺得奇怪,一個女職員代替她來報告。

  「她有沒有說什么原因?為什么不親自告訴我?」

  「夏秘書說是因為家里臨時有事,她必須回南部一趟處理。因為總經理正好在開會,她不方便打擾,所以才請我轉告。」

  不方便打擾?袁星朗蹙眉。她是他的秘書,除了她,還有誰有資格在會議中打擾他?她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客氣了?

  「夏秘書說總經理交代的事她都已經處理好了,留了紙條在您桌上,如果總經理還有什么事要吩咐,請我幫忙一下。」女職員轉述夜雪的叮嚀,眼眸泛著光彩,綻放露骨的仰慕,顯然很為自己得到這個與總經理親近的機會感到振奮。

  袁星朗看出來了,強壓下不耐。

  「我知道了,有什么事我會吩咐妳,妳先去忙妳的吧。」

  「是。」女職員興高采烈地離開。

  袁星朗揪著眉宇,取出手機撥打給夜雪,對方卻正在通話中。

  一個男性主管聽到了方才女職員和他的對話,又看他臉色不太對勁,主動湊過來。

  「總經理,其實我最近聽說一個消息。」

  「什么消息?」袁星朗收起手機。

  男性主管看了看左右,確定隔墻無耳,才壓低聲音道:「聽說有Head  Hunter盯上了夏秘書,處心積慮想挖角。」

  「有人要挖夜雪?」袁星朗聞言,眉頭皺得更緊了。雖說夜雪這么專業盡職的秘書的確是個值得挖角的人才,他也不意外別人會覬覦,不過知道有人想染指還是很不爽。

  「所以我想袁總最近應該注意一下夏秘書。」

  「你的意思是,她這次請假不尋常?」

  「夏秘書不是那種會臨時請假的人,我覺得事情很可疑。」

  「你懷疑她想跳槽?」

  「跳槽還沒關系,把公司機密一起帶過去就不好了。」

  「你說什么!」袁星朗語氣陡地凌厲,眸光咄咄逼人。

  男性主管嚇了一跳,忽地領悟自己這樣的行為很像在打小報告,難怪一向信任夏秘書的總經理會生氣。

  「呃,不好意思,是我多嘴了,算我沒說,總經理別介意。」男性主管吶吶地道歉閃人。

  袁星朗深思地注視他背影,半晌,他推門進自己辦公室,看了看夜雪留下的紙條,一條一條,羅列得清清楚楚,說明得很仔細。

  就算臨時有事請假,她仍記得把他交代的工作先做完,怕他摸不著頭緒,還細心地留紙條解說,這樣認真負責的秘書,會瞞著他偷偷跟別人談跳槽?

  哼。袁星朗撇撇嘴。他不相信!

  可話又說回來,夜雪最近的確怪怪的,昨天晚上還莫名其妙跑到這棟大樓樓頂說想看星星,問她有什么心事,她欲言又止的,最后還是什么也沒說。

  而且他老覺得她在逃避他的眼神,好像很不好意思看他似的。

  是愧疚嗎?他神智一凜。

  該不會她果真動了跳槽的念頭,一直掙扎著不敢告訴他吧……

  愈想愈煩躁,袁星朗取出手機,一再撥打。

  ###

  「嗯,好,我會在這兒等你。」夜雪掛電話,彈回手機蓋,微笑著轉向一直在一邊焦急等候消息的中年男子。「小王待會兒會過來。」

  「真的嗎?王先生真的愿意過來幫我?謝謝妳!太謝謝妳了,夏小姐。」

  中年男子表情驚喜,眼睛感動地閃閃發光,激動地拽住夜雪衣袖,就差沒跪下來磕頭謝恩。「有妳跟王先生的鼎力相肋,荷信肯定有救了!妳真的很好心,難怪大家都說妳是觀世音娘娘!」

  又說她是觀世音。夜雪又尷尬又不禁好笑,無奈地看著眼前情緒激昂的男人。

  他是林老板,之前曾為了澤洋不肯與他的店續約一事上公司來找她求情,之后雖然讓袁星朗給半威脅地勸離開了,但由于距離合約到期日只剩一個禮拜,業績還是毫無起色,他焦頭爛額之余,只好還是來向她求救。

  她聽了他的敘述,決定找出澤洋負責這個案子的小王,一同研究是否有讓這家店起死回生的方法。

  「我們也只能盡力而已,林老板,你先不要期望太高,我們不一定能幫上忙。」

  「我知道,我知道。不過只要夏小姐跟王先生肯伸出援手,我就很感激了。」林先生頓了頓,忽地感嘆。「奇怪,像夏小姐這樣的大好人怎會跟在袁總經理身邊呢?」

  「你不喜歡他?」

  「誰會喜歡那種人啊?」林老板撇撇嘴,對袁星朗積怨已久。「他做人那么唯利是圖,又刻薄,一點都不為我們這些小老百姓著想,光顧著賺他的錢!」

  「不要這么說他。」夜雪蹙眉。「他不是你想象的那種人。」

  「夏小姐對老板果然忠心耿耿,怎么樣還是為他說話。」

  「我不是為他說話,是事實。」夜雪正色。「我知道你覺得袁總這樣公事公辦的態度很冷血,但如果你站在他的立場想想,就會明白他一定得這么做不可。他是澤洋的總經理,他的工作就是為澤洋的股東爭取最大的利益,他必須讓公司賺錢,就像林老板你為了養活一家老小,努力要讓這家店賺錢一樣,袁總為了澤洋的股東跟員工,也必須努力賺錢啊。」她娓娓說道,語氣平靜,卻隱含著某種威嚴。

  林老板愣了愣,一時讓她嚴肅的表情給驚著了,數秒后,才找回說話的聲音。

  「夏小姐說的……有道理,不好意思,我剛剛說的話是過分了點。」

  「沒關系,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袁總的立場。」

  「是,我知道了。」林老板怔怔地望著她,忽地好奇。「夏小姐,妳是不是很喜歡袁總?」

  「什么?!」夜雪一驚。

  「很少人這么為老板說話的,我想妳一定很喜歡他。」

  「我不是……」反駁的嗓音有點微弱。「我只是不希望你們隨便恨他而已。」

  「所以妳才會對大家的要求有求必應吧。」林老板領悟地微笑。他畢竟有些歲數了,雖然不太懂得做生意,但人情世故也看了不少。「因為妳不希望他樹立太多敵人。」

  「我只是……盡力做我能做的事而已。」遭人看透心思,夜雪有些狼狽,別過頭,取出手機。「對了,我提醒一下小王把手上有的資料全部帶來--」

  ###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电子游戏广水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