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誰說我要給你追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誰說我要給你追 第7章(1)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你搞什么?」

  餐廳里發生那驚天動地、差點沒把袁星朗全身血液給凍結的一幕后,他隨便找了個借口,拖著宋日飛往男廁所私了去。

  「什么搞什么?我聽不懂你在說啥。」宋日飛裝傻。

  「你少給我打哈哈!」袁星朗星眸炯亮,熊熊怒火威脅要燒了好友。「你說!你剛剛那個吻是什么意思?誰準你那樣對夜雪放肆了?」

  「誰『準』我?」宋日飛冷嗤一聲,似乎覺得他說的好笑。「我們男歡女愛,要親就親嘍,還需要誰來允許我們做什么?」

  「你、說、什、么?!」袁星朗提起好友衣領,磨牙低吼。「你們男歡女愛?什么時候的事?我怎么一點也不知道?」

  「我們又不是你的小孩,不用事事都向你報備吧?」宋日飛冷笑,扯下袁星朗臂膀,好整以暇地整整被翻亂的衣領,然后轉過身,打開洗手臺上的水龍頭,一面哼歌一面洗臉。

  袁星朗干澀地瞪著好友悠閑的動作,清楚地感覺自己的情緒正在失控當中……

  不行,他必須節制,否則可能會當場發飆,將眼前這個高中死黨揍得鼻青臉腫,招來夜雪不贊同的眼神。

  想起她可能會失望地對他蹙眉,他悚然一震,深呼吸,努力克制脾氣。

  「你們在交往嗎?」他強抑煩躁的心緒問。

  宋日飛揚眉,彷佛很驚異他竟能保持冷靜,瞥了他一眼,才煞有其事地拿紙巾抹干臉,點點頭。

  「什么時候開始的?」為什么他一點也沒察覺到?

  「你最近忙著跟美眉約會,哪里顧得了你的好朋友們啊!」宋日飛看出他思緒,揶揄道。

  「你的意思是,你們是最近才開始的?」

  「嗯哼。」

  「你追她?」

  「沒錯。」

  「為什么不告訴我?」袁星朗陰沈著臉。「我都不知道你對夜雪有興趣。」

  「我早就看上她了,只不過礙在你的分上沒敢行動而已。」宋日飛嘻嘻笑。

  「感謝那天你告訴我你只當夜雪是好朋友,否則我到現在都還只能暗戀呢。」

  「這么說你一直在暗戀她?」袁星朗瞇起眼,不太相信地打量宋日飛。

  他這個好友,一向自認為情圣之流的人物,真會為了他壓抑自己的感情?

  「是真的。」宋日飛拍拍他的肩,眼睛閃閃發光。「也許你不相信,不過我宋日飛還是很顧義氣的,好朋友的女人,我連一根手指也不會碰。」他頓了頓。「幸虧夜雪跟你只是純友誼,你也絲毫不想把她占為己有。」

  「所以你就乘機發動攻勢,想把她占為己有嘍?」袁星朗語氣不善。

  「不錯。」

  「才剛開始交往而已,就在公眾場合對她動手動腳,你會不會太不尊重她了?你把她當成什么了?」憶起方才那一幕,袁星朗心有余憤……不,那把焦躁的火又燒起來了,而且愈燒愈旺。

  「我說了,我們男歡女愛,你情我愿,有什么大不了的?」宋日飛一派輕松地攤攤手。

  瞪著那張笑得宛如陽光燦爛的俊臉,袁星朗有股沖動想一拳扁下去,看他還能不能笑得這么白目!

  他全身發顫,血液在體內沸騰,腦子昏昏然,一幕幕電光石火閃過的,都是夜雪曾與他共有的點點滴滴。

  她的笑,她的怒,她的溫柔與體貼,她恰北北地指著他鼻子責備他發少爺脾氣,她陪他躺在草地上看星星,聽他傾訴未來的夢想。

  于公,她俐落地在工作上為他分憂解勞,于私,她剔透地理解他每一分心事。

  她是他的最佳拍檔,伙伴兼好朋友。

  五年來,他們一路一起走過來的。

  而現在,她開始談戀愛了,她跟另一個男人交往著,有一天也許還會步入結婚禮堂。

  地要離開他了嗎?她會不會從此,與他步上不同的道路,終于與他分道揚鑣?

  老天!

  思緒及此,袁星朗忽地恐慌起來,一種無助的感覺在他全身漫開,侵入他每一個細胞,撕扯他每一根神經。

  「你配不上她!」他昏亂地喊,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么。「你是情場老手,夜雪卻沒什么經驗,你會欺負她,你一定會傷了她!」

  「就因為我是情場老手,才懂得女人心啊!」宋日飛為自己辯解。「你放心吧,我知道怎樣做最能討她歡心。」

  「你懂什么?」他咆哮。「你連一束花也沒送給她!夜雪喜歡太陽花,你怎么不在約會時帶上一束給她?」

  「不一定每次約會都要送花吧?」宋日飛好笑地反駁他。「我今天也沒看你手上拿花啊!難道那個叫溫璇的姑娘不喜歡花嗎?」

  袁星朗一窒,半晌,才找回聲音。「你是你,我是我!你不是自封情圣嗎?連花都不懂得送算什么情圣?」

  「哎,意思就是我跟你追女人的標準不一樣就是了。」宋日飛無奈地點頭。「你可以要笨,可以不解風情,我卻不行。」

  「當然不行!你追的是夜雪!」袁星朗怒吼,幸悻然的口氣簡直就像宋日飛撿到了什么寶,卻不懂得小心翼翼把她給捧在手上。

  「我明白了。」宋日飛眼睛亮得像星星。「既然這樣,你給我一點意見吧。」

  「嗄?」

  「你跟夜雪相處五年了,最了解她的喜好,不如你來告訴我,我該怎樣討她歡心比較好?」

  問他該怎么討夜雪歡心?袁星朗怔然,腦海霎時一片空白。

  「怎么不說話?該不會都跟人家相處五年了,還摸不清楚她的喜好?」宋日飛嘲笑他。

  「我當然知道!」袁星朗陰郁地瞪眼,沈默半晌,再開口時,嗓音沙啞。「不要命令她,不要理所當然地以為女人該為男人服務,不要叫她幫你倒咖啡,她很可能會給你一記白眼。坐車的時候,要幫她開車門,上館子吃飯,幫她拉椅子,她欣賞紳士,討厭不懂禮貌的男人。在路上看到殘障朋友,不要視而不見,不要對來纏你做問卷的人兇,人家也是為了飯碗。對在公眾場合吵鬧的小孩子要有耐心,不要一副想殺了人家的樣子,她喜歡好人,不喜歡不懂得體諒別人的人。」

  「嘖,聽起來她喜歡的典型,跟你這種利益至上的男人正好相反啊!」宋日飛感嘆。

  袁星朗胸膛一震,臉色瞬間刷白,兩秒后,他黯然垂下眼。「沒錯,她喜歡的典型……的確跟我不一樣。」

  太不一樣了。他落寞地想,沈浸于自身惆悵的思緒里,完全沒注意到身旁的好友,嘴角彎起的詭異弧度。

  ###

  氣氛相當緊繃。

  自從那天在餐廳巧遇后,夜雪和袁星朗之間的關系便處在一種緊張狀態,像扯到極處的琴弦,隨時要繃斷。

  這樣的氛圍,讓兩人都覺得喘不過氣。

  必須面對面時,閃避對方的視線,見不到面時,又心不在焉,總是想窺探對方此刻正在做什么。

  這天,是七夕情人節,一早,夜雪便收到一大東捧花,五彩的太陽花搭配滿天星,繽紛好看。

  小弟捧著花進來時,全公司贊嘆,得知送花的對象是那個除了跟總經理,從沒跟誰傳過緋聞的夏秘書,更是吃驚。

  眾目睽睽之下,夜雪有些無奈地簽收了花束,跟著,電話鈴聲準確地響起。

  「收到我送的花了嗎?」那一頭,傳來宋日飛戲謔似的嗓音。

  「收到了。」她輕輕一嘆,掌心遮住話筒,低聲道:「送這么一大束,會不會太夸張了?」

  「今天是情人節,不夸張點怎么行?」宋日飛笑。

  「總之謝謝你。」雖然知道只是做戲,夜雪還是禮貌地道謝。「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歡太陽花?」

  「當然自有我的情報來源嘍。」

  是星朗告訴他的嗎?夜雪有些怔忡。

  「怎么樣?星朗看妳收到花有什么反應?」

  「他在開會。」

  「開會?嘖!真可惜。」宋日飛懊惱,精心安排的好戲竟然沒達到效果。「那妳怎么沒跟進去?星朗開會不是一向要妳在旁邊做紀錄的嗎?」

  「我也覺得奇怪。」夜雪沈吟。「最近有些會議他都不讓我參加,也不曉得是不是怕尷尬。」

  「尷尬?」宋日飛興味地問:「怎么?你們最近的關系很尷尬?」

  「你明知道。」夜雪瞋他。「自從那天你在餐廳莫名其妙吻我后,我跟星朗見面就尷尬得不得了。」

  「有什么好尷尬的?如果他純粹把妳當朋友,妳也純粹把他當朋友,還尷尬什么?」

  夜雪心一動。「你的意思是--」

  「會尷尬就表示他心里很介意啦!」宋日飛呵呵笑。「我不是跟妳說了嗎?那天他把我拖去洗手間時,氣得不得了,看來要讓他吃醋很簡單呢。」

  「他真的是在吃醋嗎?」

  「妳看著好了,等我繼續下猛藥,就不信他還能死ㄍㄧㄥ著當他的呆木頭,哼哼!」

  但愿真可以激出他什么反應就好了。夜雪心底燃起希望的火苗。

  掛斷電話后,她怔怔地發愣。宋日飛一再跟她保證星朗絕對很在乎她,她卻不敢輕易相信。

  自從溫璇出現后,她一直懷抱著的信心便動搖了,她不再那么樂觀地相信屬于她的愛情有一天必會到來。

  對星朗,她不再有把握……

  「誰送妳的花?」粗魯的嗓音拉回夜雪的思緒。

  她回過眸,恰恰迎向袁星朗陰暗難看的臉色。他剛開完會出來,經過她桌上瞥見那東鮮花,很不悅似的皺著眉。

  她心跳加速。「是日飛送的。」

  「我就知道!」他撇撇嘴,狀若不屑。

  他在吃味嗎?

  「我沒想到他會送我花呢!這還是我第一次在辦公室收到花,好開心。」她扮出燦然笑顏,試探他。

  他下頷一抽。「那小子就是懂得討女人歡心!妳小心點,別上了他的當。」

  「上當?」她故作無辜地眨眨眼。「你的意思是說,你的好朋友會欺騙我的感情嗎?」

  「我的意思是,別那么輕易就樂昏了頭。對那種情場老手,妳最好矜持點,免得哪天莫名其妙被他占了便宜還不曉得。」

  她不高興了,他輕蔑的口氣刺傷了她。「你這意思是說我不夠檢點?」

  「我不是這意思!」他忍不住煩躁。「只是要妳小心一點。」

  「真是多謝你的勸告,我會注意的。」

  該死!他說錯話了。

  聽出夜雪語氣的諷刺,袁星朗更加煩躁,俊眉一皺,正想說些什么時,手機鈴聲響起。

  「喂……哦,是妳啊。」

  夜雪停住呼吸。

  「……嗯,我知道了,今天晚上七點半……好,再見。」

  他掛上手機。

  夜雪僵著身子瞪他。「是溫小姐?」

  「嗯。」袁星朗點頭。

  「你們今晚有約?」

  「她說今天足情人節,非要約我吃飯。」

  夜雪黯然,表面強裝不在乎。「那很好啊,情人節是應該跟心儀的人吃飯。」

  「這么說妳也要跟日飛約會?」他眼色陰沈。

  「當然。」

  他瞪她,神色陰晴不定,片刻,咬牙說道:「祝妳約會愉快。」

  「你也是。」她甜甜地、半挑釁地回應。

  四道眼神在空中交會,一陣滋滋作響。

  然后,兩人各自回工作崗位,不一會兒,袁星朗按下內線電話。

  「夜雪,下禮拜我出若要用的資料,今天下班以前給我。」

  「出差的資料?」她一愣。「不是說禮拜五下班前給你就好嗎?」

  「我今天就要。」他強硬地命令。

  「是,我知道了。」她抿嘴答應。

  這男人一定是故意的,擺明想破壞她約會。

  可惡!他自己跟女人甜甜蜜蜜過情人節,鄒要地一個人在辦公室里為他做牛做馬?

  愈想愈不爽,半個小時后,換她按下內線鍵。

  「老板,ABC  on  Line的總裁希望把下禮拜一跟你的會面改成明天早上,討論合作事宜。」

  「明天?可是我還沒擬好腹案!」

  「那你最好快點想,免得今天晚上約會時還要分心。」她冷笑著掛電話。

  就這樣,在彼此各自存著壞心想阻撓對方約會的情況下,這天,兩人都誤了下班時間。

  但是,把工作效率發揮到極點的夜雪仍在八點前整理好了資料,送進總經理辦公室。

  接過資料,袁星朗有一剎那臉色一沈,彷佛很不爽她動作這么快。

  她得意地眉飛色舞。「如果沒事的話,我先下班了。」

  「等等,我跟妳一起走。」隨便收拾好桌上文件,袁星朗拎著公事包起身。

  他也要下班了?才八點,趕著去約會嗎?

  夜雪臉色一變,懊惱地咬唇。「你已經擬好合作腹案了嗎?」

  「還沒。」他瀟灑地聳聳肩。「管他的!回去再想就好了。」

  她心揪痛。什么時候他竟然把約會排在工作之前了?那個溫璇,對他而言有這么重要嗎?

  她嫉妒不已,一時卻想不出有什么方法能阻止他去赴約,只好板著臉,與他一同步出辦公大樓,然后分道揚鑣,各走各的路。

  ###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电子游戏广水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