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誰說我要給你追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誰說我要給你追 第6章(2)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袁星朗一路將她領至總經理辦公室門前。

  一見掛在門上的名牌,女孩嚇一跳。袁星朗作勢要敲門,她連忙拉下他的手。

  「不要!」

  「妳不是要見袁總經理嗎?」

  「對啊,我要見他。」女孩轉著眼珠,似乎正在思考如何圓謊,片刻,她嫣然一笑。「我剛剛哭得亂七八糟的,現在一定很丑,等我整理過儀容再進去見他好了。」

  「這樣啊。」

  「謝謝你,大哥,你去忙你的吧,接下來我自己來就行了。」她急著趕人。

  袁星朗偏下走,站在原地笑望她。

  她被他看得全身不自在。「大哥,你不是要去修什么東西嗎?要是再不快去,澤洋的人會生氣吧?」

  袁星朗輕聲一笑,正想開口,一道清柔的聲音在兩人身后揚起。

  「袁總,原來你在這里!」是夜雪。「大家都在會議室里等你開會了。」

  「袁、袁、袁總?」女孩驚得牙齒打顫,瞠視他。「你該不會……你不可能……老天!難道你就是……」

  「我就是袁星朗。」他笑容可掬地打斷她。

  她倒抽口氣,小臉發白。

  「這位是誰?」察覺到兩人之間詭異的氣氛,夜雪蹙眉問。

  袁星朗回眸。「據說是我的女朋友。」

  「什么?」夜雪驚呆。

  女孩也全身一彈,縮起肩頸,很沒種地想落跑。

  「給我站住!」袁星朗毫不客氣揪住她衣領,提到自己身前。「妳不是說要來挽回我嗎?怎么連招呼都不打就要走了?」

  「袁總,你在說什么啊?小女子怎么一句都聽不懂?」她打哈哈。

  「我在說什么,妳應該很清楚。」他瞇起眼,俯下臉龐威脅似的盯住她。「說!妳到底是誰?」

  「我……呵呵,我啊……」女孩慘笑,眼看他眼神愈來愈嚴厲,知道自己打混不過去,只好坦然招認。「我是『女性私密』的采訪記者啦。」

  「什么『女性私密』?」

  「那是一家女性雜志。」一旁的夜雪回過神來,低聲解釋。

  「妳是女性雜志的記者?」明白女孩的身分后,袁星朗劍眉一擰。「這么說妳是潛進來想訪問我的嘍?」

  「呃,正確地說,」女孩垂下眼,很小聲地說:「我是來挖看看有沒有什么八卦。」

  「挖八卦?!」袁星朗震怒。

  「對、對不起嘛!」知道他火大了,女孩很識相地趕快道歉。「人家也是混口飯吃嘛。我進雜志社已經快三個月了,主編說,如果我再不做點成績出來,試用期滿就要把我FIRE掉,我也是不得已啊!人在江湖,總要混一口飯吃吧?對不對?大哥……呃,不,袁總經理。」

  「看不出妳年紀輕輕,手段還挺機靈。」袁星朗要笑不笑地。「妳叫什么名字?」

  「我叫溫璇。」

  「溫璇。」他沈吟地咀嚼這名字,星眸灼亮。

  以為他要發飆,夜雪忙阻止。「別為難人家了,星朗,她也是為了工作……」

  「妳很有趣,溫璇。」他對女孩微笑。「我給妳一個小時。」

  夜雪一怔。

  溫璇同樣茫然。「什么一個小時?」

  「八卦不行,訪問可以。我給妳一個小時。」

  「真的嗎?」溫璇不敢相信。

  「不過條件是,妳必須請我吃飯。」他惡作劇似的挑起嘴角。「好歹我也當了妳五分鐘的男朋友,請我吃頓飯不為過吧?」

  「當然!那當然!」溫璇雀躍不已。「那我改天打電話來約時間?」

  「選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如何?」

  「今天?好哇!太好了!」溫璇興高采烈地掏出名片。「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手機,你有空隨時Call我,小女子隨傳隨到。」她又點頭又鞠躬。「那我先告辭了。袁總再見。」

  語畢,她蹦蹦跳跳地離去,顯然極為開心。

  看著她小女孩似天真無邪的背影,袁星朗俊唇不禁一勾。

  夜雪木然注視他。是她的錯覺嗎?還是他的笑容果真噙著一絲溫柔?他喜歡剛剛那個美眉?

  「沒看過那么白目的女生。」他笑著回頭對她眨眼。「不過還挺可愛的。」

  可愛?她胸口凍住,并且隱隱地,裂開一道細縫。

  有什么事要發生了,而她,來不及阻止--夜雪無助地領悟。

  ###

  「真的不打算阻止嗎?」男人精神飽滿的嗓音在夜雪耳畔回蕩。

  她動也不動,失神地啜飲著奶茶。

  「再這樣下去,他們兩個真的會變成一對喔。」男人再次警告。

  「嗄?」夜雪抬眸,仍處于失神中。

  「嘿!妳沒聽見我說話嗎?」男人莞爾一笑,在她面前張開手掌,搖了搖。

  「醒醒!」

  好礙眼。

  夜雪皺眉,直覺想把阻擋視線的雜物甩開,她拉下那只礙事的手,眼前出現一張笑嘻嘻的漂亮臉孔。

  「宋日飛,你笑什么?」她討厭那樣的笑。

  「笑妳啊!夏夜雪,難得妳這么聰明剔透的女人也會發呆呢。」宋日飛習慣性*地送出甜言蜜語。

  沒辦法,在女人面前--尤其是這么優秀的女人面前,他沒法不展現自己的殺手魅力。

  可惜他的魅力對夜雪完全不起作用,只是沒好氣地橫他一眼。

  他為自己的出師不利哀悼,臉上卻笑得更燦爛。「說吧,妳到底打算怎么做?」

  「什么怎么做?」

  「星朗跟那個女孩的事啊!妳不就是為了他們才把我找出來的?」

  「是你找我出來。」夜雪有些臉熱地強調。「我只不過打電話跟你打聲招呼,是你約我出來吃飯。」

  「誰約誰不重要啦!」宋日飛不以為意地揮揮手。「重點是,妳總不會沒事打電話給我吧?」

  「我說了,只是跟你很久沒見面了,問候一下而已。」夜雪死鴨子嘴硬。

  「我倒不曉得咱們的交情好到妳這么關心我的近況。」他嘿嘿笑,傾過身,桃花眼一眨。「我說妳該不會迷上我了吧?」

  夜雪一怔。「什么?」

  「唉,雖然我自己也很清楚我是萬人迷,妳會看上我也沒辦法啦。不過妳這樣我很困擾的,畢竟我一直以為妳跟我的好朋友袁星朗有曖昧,所以才遲遲不對妳出手……」

  「我跟他才沒什么曖昧!」夜雪略微激動地打斷他。「我們只是單純的上司與下屬關系。」

  「嗯,所以妳才任由他跟那個叫溫璇的女孩約會嘍?」宋日飛了解似的點點頭。「原來妳對星朗一點意思也沒有,我懂了。」

  他懂什么啊?夜雪紅著臉瞪他,又是尷尬又是生氣。他根本一點也不懂得她的心!

  「哪,要不要我猜猜妳現在在想什么?」宋日飛俊臉無賴似的直逼她。「妳現在一定在想,我根本不懂得妳的心對不對?」

  完全正確!

  夜雪睜大眼,心虛地呼吸急促。

  「其實妳在乎星朗在乎得不得了,所以當他開始跟別的女人約會,妳突然不知所措,不曉得該怎么處理好,才會想到打電話給我,想探探我的口風,偏偏話到嘴邊又說不出來,對不對?」宋日飛一口氣猜測她思緒轉折。

  全猜對了。

  夜雪悶悶地想,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確實無愧于他戀愛達人的稱號。

  「話說回來,星朗已經跟那個女孩約會幾次了?兩次?三次?」

  「是四次。」夜雪悶聲回答。「今天晚上是第四次。」

  「短短十天就約會了四次?怪不得妳這么坐立不安了。」宋日飛揶揄她。

  她無語地瞪他。

  「星朗從來沒對女人那么熱衷過,看樣子他這次可能真的遇上命中的白雪公主了。」宋日飛感嘆。

  夜雪緊緊捧住奶茶杯,胸口發痛。

  宋日飛看著她,眼底閃著光,數秒后,他忽然悠悠開始說起故事。

  「有個女人呢,跟在一個男人身邊五年,看著他從最落魄的時候一路往上爬,分享他的痛苦,他的喜悅,把他從一個完全不懂得耐心體貼,只會任性耍脾氣的男人,教成一個懂得控制情緒,知道什么叫禮貌的Gentleman,結果,當當當當!」他彈了彈大拇指。「白雪公主出現了,取代這個女人跟這個男人談起戀愛,她完全不知道男人最壞的一面,她以為他一直是她認識的這么好……嘖嘖,這么多年為人作嫁,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好男人讓別人給撿去了,妳說那個跟了這男人五年的女人嘔不嘔?」

  夜雪不說話,不是不想說,而是說不出口。

  雖然宋日飛是以這么一副玩笑似的口氣在說話,雖然她明知他有意調侃她,但他,說得太犀利了,每一字每一句都準確地在她心上劃下刀口。

  她不知道該怎么掩飾自己受傷的事實。

  「妳不能保持沈默,夜雪,妳必須主動出擊。」他收斂玩笑的語氣,一本正經地勸告她。

  怎么出擊?她惆悵地瞅著他。

  星朗與那個女孩的相識簡直就像妹妹常說的,是言情小說中才會出現的俗濫情節--一個白目到不行的女孩,居然連自己要采訪的對象都認不出來,而星朗居然一點也不覺得被冒犯,還覺得有趣!

  她不敢相信有這種蠢事,但就是發生了。

  「妳不能坐以待斃,難道妳想眼睜睜看著星朗被另一個女人搶走嗎?」

  「我還能……怎樣?」她心痛地低語:「如果星朗真的喜歡她,我又能怎么辦?」

  男主角與女主角命運的邂逅,她這個女配角也只能哀怨地閃到一邊去。

  「把他搶回來啊!」宋日飛理所當然地說。

  她一震。把星朗搶回來?

  「怎么做?」

  「既然他敢無視妳的存在跟別的女人約會,妳就要讓他徹底感受到妳的存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因為想著妳而坐立不安。」

  每分每秒都為她坐立不安?

  夜雪苦笑。「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只要妳照我說的做就行了。」宋日飛自信滿滿。

  「怎么做?」夜雪狐疑。

  「很簡單啊。」宋日飛笑得詭異。「妳做我的女朋友不就得了?」

  「你說什么?」夜雪以為自己聽錯了。

  宋日飛輕輕地笑,含情脈脈地捧起她的臉,眼底卻閃過戲謔。「妳聽我說……」

  剛發話,門口突然傳來一陣叮當響,袁星朗與溫璇無巧不巧地走進同一家餐廳。

  夜雪猛然吸口氣。

  宋日飛察覺情況有異,轉過頭,迎向相偕進來的兩人,服務生領他們在另一張餐桌坐下,正巧就在斜對面。

  剛坐下,敏感的袁星朗也發現不對勁,星眸朝這邊看來,一見夜雪和自己高中死黨坐在一塊兒,而宋日飛還親昵地捧著她的頰,臉色大變。

  「看樣子好戲要提早登場了。」宋日飛低喃,不理好友殺人似的目光,徑自轉向夜雪。「一句話,要不要我幫忙?」

  「嗄?」夜雪還處于巧合的震驚中。

  「快!妳只有五秒鐘的時間可以考慮,星朗要走過來了。」宋日飛催促她。

  「可、可是--」夜雪慌亂。

  「難道妳甘心將他讓給另一個女人?」

  不,她不甘心!「我--」

  「妳不想試試他有多在乎妳嗎?」

  當然想!「但--」

  「妳真的寧愿看他跟別的女人談情說愛,說不定晚上還直接帶回家,上床玩滾滾樂--」

  「好!」夜雪近乎崩潰地沖口喊出,再也受不了宋日飛一次次狠心挑動她脆弱的神經。

  俊眸一閃。「妳確定?」

  「確定。」她點頭。

  「那好。」他捧抬她臉頰,俊唇對準那桃紅瑩亮的檀口,不客氣地咬下去--

  「Shit!」

  袁星朗在不遠處爆出驚聲詛咒。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电子游戏广水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