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誰說我要給你追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誰說我要給你追 第6章(1)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但關于愛情的事,總是令人措手不及。

  夜雪有信心自己于公于私,都是袁星朗生活中最重要的女人,她卻沒想到,有一天他身邊可能會出現另一個女人。

  而那個女人,很可能才是他命中注定的白雪公主--

  命運來敲門的那天,天空很藍,天氣很好。

  可是一早便出現在辦公室的袁星朗心情卻不太好。

  購并日本線上游戲公司的案子已經開始進行了,卻意外地不順利,對方的姿態很高,價格很硬,擺明不想跟澤洋好好談。

  袁星朗能接受談判桌上的討價還價,但如果不掂掂自身斤兩,一味想哄抬價格,他可無法忍受。

  之所以要購并那家公司,除了想拓展澤洋的業務領域,以最快的速度在線上游戲市場上占一席之地,也是因為聽說最近這家日本企業遭逢財務困難,亟需資金挹注。

  誰都想以最便宜的價格買到商品,更何況他早已請專業的投資銀行評估過這家公司的價值,價格底線為何他心里早有盤算。

  上個禮拜,他親自率領一組團隊,連同投資銀行那邊的工作小組,一群人浩浩蕩蕩到日本東京,跟對方高層斡旋,高爾夫球打了,酒也喝了,會議開了一次又一次,就是毫無進展。

  他有預感,對方會忽然變得這么難搞,說不定是另有買家出現,命人一查,果然有一家韓國公司與他們接觸中。

  很好,到手的獵物也有人敢過來跟他搶?幸虧他早有備案,跟對方幾個大股東早私下達成協議了,否則現在豈不是只能任人宰割?

  袁星朗冷笑,當下指示進行替代的作戰方案。

  善意的協議購并不成,給臉不要臉,就別怪他來場惡意收購了。

  首先,將對方幾名大股東手中將近百分之三十的持股確實移轉過來,接下來則是等待時機成熟,由投資銀行主導,在東京股市發動股票收購戰。

  初步目標達成,他飛回臺北,卻奇怪地不怎么高興,或許是因為他很清楚像這種惡意收購到最后總是會連帶傷害一群無辜員工,而他不喜歡看到夜雪因此而露出的同情眼神……

  「你在發什么呆?」說曹操,曹操就到。夜雪端著杯熱咖啡走進來。

  他定定神。「沒什么。」

  「哪,『順便』替你泡的。」她將咖啡放在他桌上。

  他微微牽唇。自從他們初次見面,他很白目地「命令」夜雪去買飲料給他喝后,她從此便堅持像這種端茶送水泡咖啡的工作不是她這個秘書的工作范圍,如果他需要人服侍,請自己去雇個小妹。

  后來他們感情好了許多,她變得愿意主動為他做這種瑣碎小事,但總要時不時地強調只是「順便」而已。

  是朋友之間的舉手之勞,不是上司對屬下的命令,他很明白她的暗示。

  袁星朗端起咖啡啜飲。

  「我看你今天精神好像不太好。」夜雪打量他。「昨天晚上沒睡好嗎?」

  「沒事,只是工作上遇到一點小麻煩。」

  「那個購并案?」

  已經不是「購并」了,足「收購」。袁星朗在心里應道,表面卻只是漫不經心似的聳聳肩。

  「我看你上禮拜從東京回來時那種表情就知道事情不順利了。」夜雪好奇地瞅著他。「究竟哪里出錯了?」

  「也沒什么,只是對方董事長突然變得龜毛起來而已。」

  「為什么?」

  「誰知道?」他聳聳肩。

  夜雪凝視他,似乎看出他隱瞞了什么不說,他呼吸一緊,下意識地想躲避她過分清澄的目光。

  「我去運動一下好了。」他陡地站起身。

  「現在?」夜雪驚訝。「別忘了十點半還要開會。」

  「我會在那以前回來。」他揮揮手,沒給她念他的機會,徑自提起運動袋離開辦公室。

  這就是身為總經理的特權,否則哪個員工敢在上班時間明目張膽地到健身房運動?

  他來到同棟大樓的十樓。為了方便進駐此辦公大樓的企業,這里特地開了健身房和游泳池,也算是服務租戶的公設。

  袁星朗先進泳池,一口氣來回游了幾趟,盡興后才轉至健身房,將所有習慣的設施用過一輪。

  看看時間差不多,他前去沖澡,出來更衣室想換回衣服,卻愕然發現他的置物柜鎖被撬開了,運動袋不見蹤影。

  見鬼了!居然有人在這里偷東西?

  他找柜臺服務人員理論,對方一頭霧水,同樣不敢相信有這等事,知道他貴為澤洋總經理的身分后,更是頻頻鞠躬道歉,差點沒把腰給折斷。

  沒辦法,袁星朗只能將尋回運動袋的責任委交工作人員,悶悶又穿上汗濕的運動衫,暫時先回公司開會。

  他走樓梯回十二樓,在十一與十二樓之間的樓梯間,撞見了一個鬼鬼祟祟的嬌小身軀。

  「對、對、對不起!」那人著慌地道歉。

  是個女孩,很年輕,約莫二十出頭,穿著牛仔褲,背著個大背包,一看就是那種剛從學校畢業的菜鳥。

  袁星朗漠然點頭,走了兩步,忽然想起夜雪苦口婆心軟導他的紳士守則,盡義務地回過頭。「小姐,剛剛沒撞傷妳吧?」

  「沒,我沒事。」女孩似乎很訝異他突來的好心,揚眉。

  「沒事就好,以后小心點。」他說,正要繼續上樓,女孩扯住他衣袖。

  「喂!你可不可以幫幫我?」

  「幫妳?」他回首。「什么事?」

  「我啊,想上十二樓的澤洋網科去。」她指指樓上。「你知道我該怎么進去嗎?」

  「怎么進去?」他蹙眉。怎么會有人問這種白癡問題?「就走進去啊!」

  「我當然知道要走進去啦。」女孩翻白眼,也一副怎會有人回答得如此白癡的表情。「問題是我沒有卡啊。澤洋要刷卡才能進去。」

  「妳是訪客嗎?訪客的話跟柜臺小姐說一聲,她可以幫妳把人叫出來。」

  「叫出來?你瘋了嗎?」女孩夸張地拍拍額頭。「我怎么可能把那種大人物給叫出來?」

  「妳到底想找誰?」他問。

  女孩沒回答,水汪汪的大眼從頭到腳打量他,不停轉動的眼珠很有點古靈精怪的味道。

  「這位大哥,請問你是澤洋的員工嗎?」

  「算是吧。」他模棱兩可地回答。

  「什么叫算是?你到底是不是?」女孩還頗不客氣。

  他挑眉。「總之我可以自由出入澤洋辦公室就是了。」

  女孩愣了愣,數秒后,眼神一亮,雙手一拍。「我知道了!看你這樣子,你是這棟大樓的水電工對不對?你要進澤洋幫他們修理東西對不對?」

  水電工?!袁星朗復雜地瞠視她。他的樣子看起來像水電工?

  「怪不得你會滿身是汗了。」女孩很同情地看著他。「每天修東修西的一定很辛苦吧?」

  「還好。」他嘴角怪異一撇。

  「哪,這位大哥,看在我們同是混口飯吃的小人物的分上,」她爬上幾級樓梯,很海派很江湖似的勾住他肩膀。「你能不能答應幫我一個忙?」

  這女生搞什么?

  袁星朗愕然,卻也不禁好奇,敢這樣跟他勾肩搭背的女人她算是第一個。

  「妳說吧。」

  「其實我啊--」小嘴在他耳邊哈氣。「是來找澤洋的總經理,袁星朗的。」

  「找他干么?」他神色不動。

  「我……呃,我是他女朋友。」

  「女朋友?」他強忍住嗤聲,瞥向她。

  她彷佛也為自己的謊言感到汗顏,粉頰紅紅的。「我知道你一定覺得我這么不起眼的小女生配不上他,可是我真的是他女朋友!」她強調。

  「……我沒說妳不是。」他淡淡地。「既然妳是澤洋總經理的女朋友,要進去應該不是難事吧?只要跟柜臺說一聲就好了。」

  「問題是我不能說啊!」

  「為什么?」

  「因為我……」女孩頓了頓,藕臂從他肩頭垂落,粉唇顫動,水眸眨呀眨,像隨時要掉下眼淚。「他不要我了!」說著,她吸吸鼻子,哽咽道。

  這丫頭還真會演戲!

  袁星朗眼角抽搐。「妳介意告訴我,為什么他不要妳嗎?」

  「因為我太笨了,所以他不喜歡我了!」女孩淚眼朦朧。「大哥,你幫幫忙,我一定要見他一面,一定要想辦法挽回他,不然我這輩子不想活了!我寧愿去死。」

  不會吧?鬧自殺?

  「大哥,你幫幫我,偷渡我進去好不好?算我求你,求求你!」她夸張地啜泣著。

  他瞪著她,明知她在演戲,卻奇異地并不感到厭惡,反而只覺得好玩。也許是因為她的眼睛太漂亮,臉頰太粉嫩,哭起來有一種很可愛很清靈的感覺。

  何況他也很想弄清楚她究竟在玩些什么把戲。

  「好吧,妳跟我進來。」

  「謝謝大哥!」她立刻破涕為笑,眼睛閃閃發光,像孩子一樣。

  他好笑地搖頭,拉著她上了十二樓,柜臺總機小姐望見兩人,訝異地睜大眼,他以一個手勢阻止她說話。

  「麻煩妳幫我開門。」

  「是。」

  總機小姐按下鈕,玻璃門打開,眾目睽睽之下,袁星朗帶著女孩走進辦公室。

  所有人都震驚,除了夏秘書外,誰也沒見過總經理跟哪個不是客戶的女人走在一起,而這個打扮率性的年輕美眉,絕不可能是客戶。

  瞧她甚至還親密地巴著總經理,難道會是他女朋友?

  大消息!眾人面面相覷,急著討論最新八卦。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电子游戏广水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