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誰說我要給你追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誰說我要給你追 第5章(1)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你說什么?你要她當作沒那回事?」

  熱鬧的餐廳里,一道男聲驚愕地竄起,壓下其他人嗡嗡的交談聲。

  食客們譴責地轉過頭,想看是哪個沒水準的男人說話那么大聲,可目光一觸及男人俊美到不象話的臉孔,頓時張口結舌。

  老天!這帥哥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女客們贊嘆地想。

  拜托!怎么會有男人長得比女人還漂亮啊?男客們不屑地想。

  「你小聲點吧,日飛。」氣氛詭異的餐廳里,唯有袁星朗還能維持鎮定,代替眾人朝好友投去譴責的眼光。「沒看到大家都在看你了嗎?」

  「是嗎?」宋日飛揚眉,桃花眼一轉,電暈一票女客人。他若無其事地微笑,很沒良心地繼續發送強力電波。

  袁星朗冷眼旁觀。

  所以他才討厭在公眾場合與宋日飛會面,老是得忍受一票女人花癡的視線,夜雪曾說他對女人算得上是臺超強發電機,但比起日飛,根本是小巫見大巫。

  要不是想聽聽這個自認為戀愛大師的男人的意見,他不會主動約他共進午餐。

  「哪,你坦白說,你是不是有病?」宋日飛傾過身,這回識相地壓低嗓音。

  「有病的人是你吧!」他眼角抽搐。

  「沒病的話怎么會說出那么白目的話?」宋日飛撇撇嘴。「親了一個女人后又要她當作沒這回事,你知道嗎?你這種行為惡劣的程度僅次于沒穿衣服跟一個女人躺在同一張床上醒來,還很無辜地問她:嘿!我們昨天沒發生什么事吧?」

  「哪有這么嚴重?」袁星朗瞪視好友。「你簡直危言聳聽。」

  「我危言聳聽?呵,好家伙,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男人的救星、女人的偶像,專門為戀愛中男女解決各種疑難雜癥的Superman,人稱……」

  「男人中的男人,大師中的大師,戀愛達人是也--對嗎?」袁星朗不耐地打斷他。這番夸張的介紹詞不知聽他說過幾百遍了,早背得滾瓜爛熟。

  「你知道就好了。」宋日飛笑嘻嘻。

  「別把你教別人玩的那種不入流的兩性游戲套在我身上。」袁星朗板著臉。「那不適用于我跟夜雪。」

  「哦?」宋日飛挑起劍眉。「敢問哪里不適用?」

  「我跟夜雪是好朋友,她最了解我,我也最了解她,我們可不是那些傻呼呼整天只知道談戀愛的蠢蛋。」

  「你確定?」

  「當然確定。」

  「你確定你真的了解她?」

  「廢話!」

  「那你倒說說看,夜雪聽到你那么說后是什么反應?」

  「什么反應?」袁星朗陰沈地注視宋日飛燦爛的笑容。「就跟你現在一樣嘍。」

  「你的意思是--」

  「她笑了。而且還反問我究竟什么事,她根本不記得。」

  「哈!」宋日飛冷嗤。「哈、哈、哈、哈!」

  「你這是什么意思?」袁星朗怒瞪他。

  「還不懂嗎?我在嘲笑你。」

  「我當然知道!」他憤然。「問題是你笑什么?」

  「我笑你不懂女人心,笑你已經大大得罪了一個女人還不自知。」

  「你的意思是--」袁星朗緊緊握住玻璃水杯,幾乎把杯子掐破。「我得罪了夜雪?」

  「沒錯。」

  「不可能!」他反駁。「夜雪不是那種假仙愛裝的女人,她如果生氣的話會直接告訴我。」

  「你確定?」宋日飛閑閑喝啤酒。他可不像星朗有個女人在背后管他,立下什么白天不準喝酒的無聊規矩。

  「而且這有什么好生氣的?她知道我那天晚上喝醉了,神智不清楚,她不是那種愛計較的女人,不會怪我輕薄她。」

  「是嗎?」

  「她有時是兇了點,可其實很溫柔的,又善解人意。她應該明白我的意思。」袁星朗愈說愈快,一股莫名的焦躁占領他胸臆。「我不是故意要逃避什么,我只是覺得忘了那個吻對我們兩人都好。」

  「哪里好了?」挑釁似的口氣。

  「哪里都好!」袁星朗低吼,星眸炯炯,點亮火焰。「我們是好朋友,不需要因為一個擦槍走火的吻破壞我們親密伙伴的關系!」

  「你說話就說話,這么激動干么?」宋日飛慢條斯理地擱下啤酒杯,淡淡笑問。

  袁星朗一窒。

  是啊,他這么激動干么?今時不比往日,他已經不是那個客戶遲到幾分鐘就會抓狂的毛躁小伙子了,現在的他,不論談判或應酬,都很能夠克制自己的情緒,連夜雪都常稱贊他,為什么……

  為什么只要想起那個吻,只要想起當他請夜雪忘了那個吻,她是怎么對著他笑,他就忍不住心慌意亂?

  他不喜歡她那樣笑,那過分冷靜的笑容反而害他這兩天總是心神不寧,滿腦子都是她!

  也許日飛說的沒錯,夜雪是在生氣,而他自己也隱隱約約察覺了,所以才會那么神經緊張。

  「難道我真的做錯了?」他茫然自語。

  「呼!」宋日飛嘲謔似的吐了口長氣。「大哥,你總算開竅了。」他攤攤雙手,一副慶幸朽木總算還勉強有救的表情。

  袁星朗狠狠瞪他,猛然抓起水杯,一飲而盡,然后重重放下。

  「話說回來,你究竟在龜毛什么?」宋日飛實在不解。「明明就對人家有意思,干么不勇敢去追算了?」

  「你懂什么?我跟夜雪不是那種關系!」

  「我知道啊。現在不是,以后就會是了,難道你不想追她當你女朋友?」

  「當然不想!」

  「什么?」宋日飛一愣,不敢相信。近幾年來,他這個好朋友開口夜雪、閉口夜雪,他還以為他早就迷戀上她了。「你不喜歡她?」

  「當然喜歡。」袁星朗怒目相視,彷佛怪他為何問出這種白癡問題。

  「還是她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怪癖?」

  「她好得很!比起你這種自戀狂,簡直可說是十全十美。」

  「那你為什么不肯追她?」

  「喜歡就一定要出手嗎?我喜歡她,是好朋友那種喜歡,而且--」袁星朗頓了頓,眼色陰晴不定。「再怎么樣我也不能追她。」

  「靠!為什么不能?」宋日飛受不了似的鬼叫。

  袁星朗垂下眼,掩去眼底的神情。「因為她對我來說……太重要了。」

  「啥?」

  「她太好了,是我在公事上的得力助手,是我生活中……不,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袁星朗把玩著空水杯,垂斂的眼緊盯著玻璃杯面,好似他能從那透明的杯面得到什么上帝的啟示。「你懂嗎?就因為她對我來說意義非凡,所以我無論如何不能去追她。」

  「為什么?」宋日飛翻白眼,還是不理解這個龜毛好友的理論。

  「如果我貿然去追求她,如果我們真的跨越朋友的界線成了情人,你覺得會發生什么事?我們會嫉妒,會吃醋,會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吵架,她會怨我情人節忘了送花給她,我會怪她不體貼我工作很忙。她會像別的女人要求她們的男朋友一樣要求我,可是萬一我做不到呢?萬一我令她失望呢?」袁星朗抬起眸,語氣幽幽地,嗓音略微沙啞。「我不想破壞我們之間的友誼。」

  宋日飛動容。他一直以為他這個好友感情神經粗得可比電線桿,卻沒想到他也有細膩彎曲的一面。

  他一定很在乎夏夜雪吧?就因為太在乎了,才更謹慎,小心翼翼地深怕走錯一步路。

  宋日飛嘆息。「難道你打算一輩子都只把夜雪當好朋友嗎?」

  「有何不可?」袁星朗反問。「我們現在這種關系就很好,我很樂于永遠保持這樣。」

  「可是你總有一天要找個女人談戀愛的,難道你要抱一輩子獨身主義嗎?」

  「我會談戀愛,也會結婚。」袁星朗強硬道。

  「只是對象不會是她。」宋日飛了然地接口。

  「……不錯。」

  「那夜雪呢?如果她生命中的那個白馬王子出現了呢?」

  「如果真的出現了,我祝福她。」袁星朗面無表情地說,唯有微微抽動的下頷泄漏了他心情的激動。

  「你確定?」這已不知是今天宋日飛第幾次這么問了。

  袁星朗憤慨地揚眉。「我說到做到。」

  「了解。」宋日飛若有所思地揉著下頷。看來事情會變得很有意思,呵,真好玩。

  他微笑,腦海里不知在算計什么,眼底閃過光芒。

  ###

  外面下著雨。

  很安靜,很溫柔的雨,雨滴打上玻璃窗,只有輕輕的、細微到幾乎聽不清的嗚咽聲,如果不是她偶然抬頭往窗外看,絕不會發現那朦朧的煙霧雨痕。

  這雨,落得太安靜了,安靜得令她不自覺地,有些哀愁。

  夜雪瞥了眼手表,兩點多了。

  照理說袁星朗出去吃午飯,也該回來了,三點半還有個公司內部會議呢,他不會忘了吧?

  或者,是讓這雨給困住了,一時回不來。

  想著,她不禁擔心起來,怕他淋了雨,好不容易快好的感冒又加重了。

  該不該打個電話去接他呢?也許他需要她送把傘過去。

  夜雪拾起話筒,想按鍵撥號,卻又遲疑。

  何必呢?他如果需要她去接的話自會打電話過來,說不定現在正跟他的好朋友聊得開心呢,她何必多事去打擾?

  說不定他很高興有抽身離開她的機會,不用整天在公司里和她大眼瞪小眼。

  夜雪起身,到茶水間為自己煮咖啡,咖啡煮得濃濃的,她斟了一杯嘗了一口,唇角彎起苦笑。

  她承認,自己在怨他,默默地與他賭氣。

  那天早晨,她笑著面對他的請求,其實心如刀剖。

  這么多年了,她一直期盼著,一直等待著,可她預約的愛情,依然不來。

  雖然口頭上她跟妹妹說得灑脫,但心里,仍是不免燒著小小的希望火苗。

  全被他一句話給澆熄了!

  那個可惡的遲鈍的愛折磨她的男人,究竟還要讓她等到什么時候?

  夜雪長長地、幽幽地嘆息。

  工作上,他已經成為能獨當一面的大男人,能果決地處理公事,耐心地與人應酬,在談判桌上,氣定神閑,會議室里,英明睿智。

  他能爬到今天這地位,成為一家公司的總經理,的確有他的過人之處。

  但在愛情的場合,他依然是個孩子,

  他無心戀愛,也不知道怎么戀愛,他腦子里,到現在仍是工作第一。

  他是個孩子。

  其實她也是。

  對于愛情,她也很膽怯,不知如何是好,所以才選擇等待,所以不敢主動出擊。

  他和她,是兩個不知所措的孩子……

  「夏秘書、夏秘書?」一個女同事來到茶水間喚她。「柜臺妹妹說有人想見妳。」

  「誰?」她定定神。

  「我們網路商店的加盟店店長,一位姓林的先生。」

  「請他到會客室吧,我馬上去。」

  「好。」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电子游戏广水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