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誰說我要給你追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誰說我要給你追 第4章(2)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夜雪踩著夢幻的步伐回到家。

  一進門,她幾乎是用飄的飄過客廳,飄過坐在客廳沙發上,一面看電視一面等她的妹妹。

  她甚至還哼著歌,一首講述女兒戀愛心情的流行歌曲。

  夏曉露驚愕地抬眸望她。「姊,妳怎么了?」

  「沒有啊。」夜雪搖頭,還是低低哼著歌。

  「瞧妳開心成這樣,臉又紅紅的。」夏曉露打量姊姊,推了推黑色大眼鏡。「是不是發生了什么好事?」

  「好事?」夜雪偏頭,像是正努力思索著,片刻,吃吃地笑了。

  一定有鬼。

  夏曉露再笨,也看得出姊姊不對勁,瞧她紅紅的臉,水汪汪的大眼,櫻桃般的唇像可以擠出蜜汁來,再加上那癡癡的、像傻瓜似的笑聲--嘖,簡直就跟她筆下那些愛昏頭的女主角一樣嘛!

  「妳戀愛了喔?」直截了當出擊。

  「戀愛?」夜雪一愣,一時像沒聽明白妹妹的意思,等她回過神,那紅透的臉就更紅了,好似火山要爆發。「沒有啊,妳胡說八道什么?」

  她咳兩聲,極力端正臉上的表情,回復二十八歲熟女該有的正經模樣。

  可惜來不及了,她作夢般的少女嬌態已經全數落入妹妹眼底。

  「姊,妳過來,坐下。」夏曉露起身,胖胖的手臂硬推著姊姊坐上沙發。「從實招來,今天晚上發生什么事了?」

  夜雪僵住身子,垂下眼。「沒有啊。」

  「還不承認?」夏曉露不由分說抬起她的臉。「我記得今天是你們新公司成立的慶祝酒會……啊,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一定是妳那個帥老板。」夏曉露詭譎地笑。「妳坦白說,他是不是太高興喝醉下酒,順便就借酒裝瘋對妳出手亂亂來了?」

  好厲害!

  夜雪嚇一跳。妹妹真不愧是專寫言情小說的,對這種男女之間的事格外敏銳。

  她頓時坐立不安起來。「呃,他只是喝醉了啦,而且也沒真對我怎樣--」

  「他究竟對妳做了什么?」

  「只不過是……」

  「是怎樣?」

  「吻了我而已。」她說得超小聲。

  「呵呵呵~~」夏曉露可聽得超清楚,仰頭插腰,很得意地狂笑。「果然被我料中了!哼哼,妳那個悶騷老板,居然等到現在才出手,我佩服他!」

  「我就說是他喝醉了啊。」夜雪忙伸手掩住妹妹的嘴,不許她笑,更不許她大肆宣揚此事。「只是擦槍走火而已啦。」

  「擦槍走火?」夏曉露瞪姊姊,不可思議。「姊,妳怎么到現在還不肯面對現實啊?妳明明就喜歡妳老板,不是嗎?這些年來妳不是一直在等他展開行動嗎?好不容易有些進展了,妳干么表現得像只是一場意外?」

  「本來……就是意外啊。」夜雪幽幽嘆息。一個茫茫醉酒后的親吻,并不能代表什么。

  「至少表示他有煞到妳了。」夏曉露看出她腦子里轉些什么念頭。「至少表示他也有點心動,不然不會親下去--妳不是說過嗎?妳老板可不是那種一見女人就上的大色狼。」

  「他的確不是。」

  「那妳還在遲疑什么?」夏曉露不解。「妳剛剛進門時那么開心,我還以為妳心里也有期待呢。」

  她的確有期待,也的確為那一個個甜蜜又揪心的親吻感到愉悅,但并不表示她和袁星朗從此就能從單純的工作伙伴關系升格為親密情人。

  「姊,妳究竟在等什么?」

  「我在等……」夜雪捧著發燙的心窩,眼眸變得朦朧。「未來的他。」

  「未來的他?」

  「我在等他真正開竅的那一天。」她迷離地微笑。「這五年來,他只顧著工作,從來沒把任何一個女人看在眼底,我想他根本沒有談戀愛的心理準備,更別說追求女人。」

  「所以妳在等他想談戀愛的那天?」

  「嗯。」夜雪點頭,唇畔浸染的笑意,甜甜的,卻也有些酸、有些澀。「我覺得自己就好像預約了一段愛情,我知道它有一天會來,卻不確定是什么時候。」

  「所以只能傻傻地等?」夏曉露嘆氣,為姊姊的癡情心疼。

  「它一定會來的。」夜雪很有信心。「我一定會等到。」

  「姊姊妳啊!」夏曉露搖頭,又是心疼,又是心折。

  她這個姊姊啊,有時看似很強悍,其實好溫柔好婉約,對那個任性老板又一往情深。那個男人能得姊姊青睞,真是上輩子修來的好福氣。

  「姊姊我相信妳一定會幸福的。」想著,她忽然激動地抱住姊姊,圓圓臉在姊姊柔軟的胸前搓揉。「一定會的!」

  「妳別這樣,露露,妳弄得我好癢。」夜雪喘著氣笑。

  「姊姊,妳胸部好像長大了耶。應該不只B罩杯了吧?」夏曉露像發現新大陸似的比劃。

  「妳別鬧了啦!我都幾歲了,哪可能再長大啊?」

  「難道戀愛可以讓女人分泌女性激素?不行,姊姊,妳讓我量一量。」

  「別玩了,討厭!妳放開我啦~~」

  和妹妹嬉鬧了許久,又在床上失眠了大半夜,隔天夜雪仍是七早八早就進了公司,而且還發揮她萬能秘書的本色,Morning  Call老板起床。

  沒想到他家里電話沒人接聽。

  是睡死了,還是已經出門了?

  她不放心,改打他手機。

  這回他很快接起電話。「喂。」

  「星朗?你起床了?」她不敢相信,瞥了一眼手表,才七點半。

  「呃,對啊。」袁星朗回話的口氣似乎有些猶豫。「其實我已經進公司了。」

  「你進公司了?這么早?」他昨晚喝醉了,她還以為他會睡過頭哩!

  「嗯。」

  「你在哪兒?」

  「我在這兒。」

  「哪里?」夜雪愣了愣,猛然抬頭,驚覺他就站在她面前不遠處。她掛上話筒,笑盈盈地起身。「呵,你真的來了!」

  「是啊。」

  她很自然地走近他。「你吃過早餐了嗎?」

  「還沒。」他很不自然地后退一步。

  「我也還沒吃。要不要我順便幫你買?」她又進一步。

  「我已經買了三明治。」他再退一步。

  她蹙眉,總算察覺異樣,明眸揚起,狐疑地盯住他。

  他似乎被她看得很不自在,驚跳一下,忙舉高手中紙袋。「我也幫妳買了一份。妳喜歡吃培果吧?加乳酪對吧?還有溫奶茶。」

  她默默接過早餐袋,默默擱在自己辦公桌上,然后默默拾起臉,繼續默默地凝視他。

  「別、別這樣看我,夜雪。」他喘不過氣。

  「你怎么了?你不對勁。」

  「我……呃,感冒好像加重了,妳最好別靠近我,免得被我傳染。」

  是這樣嗎?所以他才躲著她?

  「我知道了。」她點點頭,拿起行事歷。「要不要我先跟你報告一下今天的行程?」

  「也好。」他往私人辦公室走。

  她跟著走進去,門扉帶上時,他似乎又驚跳了一下,坐上辦公椅時,完全不見他平日的氣勢,嘴角牽起的笑看來很勉強。

  她索性合上行事歷,抱在胸前。

  「怎么了?妳不是要跟我報告行程?」

  「有什么事就說吧。」她開門見山。

  「嗄?」他臉色一變,很尷尬。

  「是男人就干脆一點。」她催促他,擺出晚娘臉孔。

  他咽了口口水。「好吧。」閉了閉眸。「其實是關于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夜雪心跳一亂。莫非他還沒醉到不記得?

  「昨天怎樣?」她強自鎮定。

  「關于那個吻--」

  不會吧?他竟真的打算提起那件事。

  她臉開始發熱,身子有些別扭起來。「你想……說什么?」好小聲地問。

  「呃,其實我是想請妳--」他彷佛很難以啟齒。

  「怎樣?」

  「能不能當作沒那回事?」他很快地問。

  她驚震,凍在原地。

  「我的意思是,那只是個意外,我不是故意要那么做的。」見她神情大變,袁星朗跟著倉皇,急急解釋。「我真的很抱歉,哎,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搞的,怎么會忽然昏了頭呢?」他懊惱地自責。「不好意思,真的很對不起。」

  他在說什么?他明明記得昨晚的吻,卻要她忘了這一切?

  夜雪一動也不動地站著,胸口像被人插了一刀,靜靜地在淌血。

  「夜雪,妳原諒我,妳忘了昨晚的事好不好?都是我的錯,唉,我不該招惹妳的。」

  她揚起臉,櫻唇淺淺彎著,不知道自己為何還笑得出來。「你在說什么啊?我什么都不記得啊。」

  他怔然。

  「我們昨晚有怎么樣嗎?」她柔聲問。

  他說不出話來。

  「如果總經理沒別的事,我可以先出去了嗎?」她笑容可掬。

  「喔,妳去忙妳的吧。」

  她笑著離開,而他,澀澀地注視著她娉婷優雅的背影。

  直到幾分鐘后,他才恍然想起,她還沒跟他報告今日的行程呢!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电子游戏广水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