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誰說我要給你追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誰說我要給你追 第3章(1)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他說到做到。

  半年后,他聯合王副總斗垮了周總經理,王副總順利升任總經理,他也跟著水漲船高,得到副總的職銜。

  為了更進一步收買他,新任總經理還送了他一份大禮,將電子商務部升格為事業單位,等于是公司內的小公司,自負盈虧。

  「下一步就是從母公司獨立出來了。」袁星朗宣稱,他的野心可不只是一個小小的事業部。

  「你要離開澤云?」夜雪訝然。

  「當然,難道一輩子吃澤云的奶水?妳應該知道明碁這家公司吧?它也是脫離宏碁這個母公司后才一飛沖天。」

  說得也有道理。何況現在明碁可比宏碁賺錢多了。

  「我呢,既不想吃澤云奶水,也不想讓他們拖累我,還是趁早把這臍帶關系斷得干凈比較好。」

  「你不看好王總經理嗎?」她聽出他語中的不屑。

  「只會搞權力斗爭的人,遲早有一天會斷送公司。」他冷笑。「董事長要把公司交給這種人我管不了,但我可不想跟著一起陪葬。」

  他說得好無情。夜雪不禁打了個冷顫。

  有時,她會暗暗為這男人冷酷的一面感到吃驚,雖然她很清楚,想在這競爭激烈的商場上出人頭地;心腸就要夠硬,手段也要夠很,但她總是矛盾地希望他不要變得太沒人性。

  比起冷血的沈穩,她似乎更喜歡以前那個急躁別扭的他--

  「肚子餓了吧?我們吃飯去。」

  爽朗的聲音在她身后響起,正是袁星朗。

  自從部門升格后,他這個負責人又招進不少人馬,如今的他,已不需要親自設計程式了,省了許多埋在電腦前的時間,飲食也規律起來。

  再加上他怕自己不吃,夜雪陪著餓肚子,反倒經常主動提醒她該吃飯了。

  「今天下午難得不開會,我們找家好餐廳打打牙祭。」他看來心情很好。「日飛說這附近新開了一家匈牙利餐館,我們去嘗嘗鮮。」

  宋日飛是他大學時代的死黨,出了社會后感情不斷,還繼續保持聯絡。

  她見過幾次,也是屬于帥哥一類的人物,不過比起袁星朗這個工作狂,宋日飛顯然懂得享受生活多了。

  「匈牙利餐館?」她好奇。「那是吃什么?」

  「不知道。大概是匈牙利燉肉之類的菜吧,去了就知道。」

  她點頭,拿起皮包,跟著他走出辦公室。十二點半,部門同事大多去吃飯了,少數幾個窩在角落吃便當的,看兩人相偕并行,彼此交換曖昧的視線。

  夜雪知道他們在想什么,許多剛進來的年輕美眉,總要被年輕帥氣的副總經理給煞到,纏著她問兩人到底是什么關系。

  她說兩人只是上司和秘書,沒其他關系,她們信了,頻頻對袁星朗示好,想盡辦法勾引他目光,偏偏他從不看在眼底。

  久而久之,那些美眉也不信了,謠言傳開,都說兩人其實關系非比尋常,只是不肯公開而已。

  如果不是跟秘書有一腿,就是同性戀。全公司女同事都這么信誓旦旦地以為。

  只有夜雪清楚,其實兩者都不是。

  基本上他只是懶得談戀愛而已,這男人滿腦子都是工作,根本容不下女人或羅曼史。

  「妳在想什么?」發現她有點心不在焉,袁星朗追問。

  她連忙排開莫名的思潮,感覺像被抓了包似的,玉頰微微臊熱。

  兩人坐電梯來到一樓大廳。

  「妳先在這里等一下,我把車子開過來。」袁星朗交代,往對面停車場走去。

  她坐在大廳沙發上等他,忽地,一道童稚的嗓音吸引她注意。

  「伯伯,你讓我進去找我爸爸啦,他就在樓上。」

  中庭花壇處,一個小男孩軟言軟語地求著守衛。他約莫七、八歲,穿著學校制服,背著書包,清秀白嫩的小臉很討人喜歡。

  「就跟你說了,你爸已經不在這里工作了啊。你趕快回家啦!」守衛似乎被他纏很久了,語氣有點不耐煩。

  「騙人!他明明就在這里。」小男孩不相信,秀出一張名片。「你看這張名片,上面明明就寫著我爸爸在澤云電通工作啊。」

  「他已經被開除了,不在這里了。」

  「開除?什么意思?」

  「就是被炒魷魚了。」

  「炒魷魚是什么?」

  「哎!」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守衛懊惱地抓抓頭發。

  夜雪走過去。「怎么回事?」

  「夏小姐,太好了!」守衛看到她,像見到救星。「妳幫我跟這小鬼說清楚,叫他快點回家去吧。」

  「你別急。」夜雪先是投給守衛一記安撫的眼神,接著蹲下身,很和婉地看著小男孩。「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周廷宇。」小男孩口齒清晰。「我爸爸是周守開。」

  周守開?不就是那個不久前被斗走的前任總經理嗎?夜雪訝然,接過小男孩手中名片一看,果然是。

  「爸爸好久沒回家了,我來找他。他說過要帶我去看恐龍展的。」

  「你爸爸沒回家?為什么?」夜雪眨眼。發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他跟媽媽吵了一架,就沒回來了。」小男孩說著說著,眼眶變紅。

  「阿姨妳帶我上樓找爸爸好不好?」

  小男孩的要求讓夜雪很為難。「你怎么來的?你媽媽呢?」

  「我偷偷坐計程車來的。」小男孩拉著她的手,焦急懇求。「阿姨妳不要告訴我媽媽,她一定會要我馬上回家,我不要,我一定要見到爸爸!」

  究竟發生什么事了?夜雪茫然,看了看名片,上面沒印手機號碼,借了柜臺的電話直撥人事部,想請他們幫忙查一下,卻沒人接聽,大概都去吃午飯了。

  她想了想,不能放著小男孩不管。

  「這樣吧,你先跟阿姨去吃飯,等會兒我再幫你聯絡你爸爸。」

  「好。謝謝阿姨!」小男孩眼睛感激地閃閃發亮。

  她牽著小男孩走出辦公大樓,袁星朗的Jaguar已經在街邊等了,見她拖了個小男孩坐上后座,瞪大眼。

  「這小鬼誰啊?」他粗魯地質問。

  「周總的兒子。」

  「周總?誰?」

  「周守開。」

  袁星朗皺眉。「他兒子來這里干么?」

  「來找他爸。」夜雪苦笑著解釋。「他顯然以為他爸爸還在這里工作。」

  「搞什么啊?」袁星朗不敢相信地搖頭。「那妳把他帶上來干么?」

  「他找不到爸爸,又不肯回家,我想先讓他跟著我們,等人事部下午上班我再問問看他們有沒有辦法查到周總的手機,聯絡他來接兒子。」

  「妳的意思是,要這小鬼跟我們一起吃飯?」

  「不好嗎?」

  當然不好!袁星朗憤慨地瞪小男孩。

  「你別擺出這么嫌棄的樣子好不好?」夜雪白他一眼,怕小男孩讓他兇惡的目光給嚇著,急忙將他拉過來護在懷里。

  這保護性的姿態讓袁星朗莫名其妙地吃味。「我討厭小孩。」他一字一句宣布。

  「看得出來。」夜雪沒好氣地翻白眼,不理他,轉向小男孩,口氣變得溫柔。

  「阿姨帶你去吃飯喔。你想吃什么?」

  「炸雞跟薯條。」

  「好吧,那我們去麥當勞。」

  「YA~~謝謝阿姨!」小男孩很樂。

  袁星朗臉色很難看。麥當勞?他的匈牙利美味料理變成垃圾食物?

  「還不開車?」夜雪催他。

  他沒法,不情不愿地發動車子,往他平常絕不會涉足的速食店開去。

  這家麥當勞設了兒童游戲區,一堆小鬼頭在里面爬上爬下,不停地尖叫,吵得他頭皮發麻。

  硬熬著吃完午飯,夜雪總算問到周守開的手機號碼,他以為可以解脫了,沒想到姓周的居然不接電話。

  「他大概沒聽到吧。」夜雪無奈。「待會兒再打好了。」

  「那現在怎么辦?」袁星朗瞇起眼。

  「呃,總不能帶他回辦公室吧。」她也傷腦筋。

  「阿姨,爸爸不想理我嗎?」小男孩可憐兮兮地問。

  「不是不理你。」她連忙安慰他。「他可能正在忙吧,沒聽到電話鈴聲,我們先不吵他,等下再打好了。」

  「那現在怎么辦?」

  一小一大居然問同樣的問題,而且不僅小男孩眨巴著眼期盼地看著她,袁星朗也一副要她負責到底的眼神。

  夜雪嘟起嘴。

  他干么對她生氣啊?又不是她的錯!

  有點火大,她興起惡作劇的念頭。

  「這樣好了,你剛剛不是說想看恐龍展嗎?我們請叔叔開車帶我們去看好不?」表面上親切地詢問小男孩,其實暗暗威脅袁星朗。

  他臉色一變。「什么?妳要我帶這小鬼去看展?」

  「反正你今天下午又沒行程,就當幫個忙會怎樣?」她聲音好溫柔,眼神卻帶著挑釁。

  他橫眉豎目。

  她皺皺俏鼻。

  他狠狠歪嘴。

  她輕輕聳肩。

  「好啦,去就去!」氣勢壓不過她,他悻幸然地自認倒楣。

  ###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电子游戏广水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