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誰說我要給你追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誰說我要給你追 第2章(2)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二年,由于袁星朗設計的系統使公司的業務量成長,又壓縮了成本,提振了營業績效,董事會大為贊賞,總經理也不好睜眼說瞎話,摸摸鼻子配了三名技術工程師到電子商務部門。

  這三人,都是袁星朗親自面試的,全是人才中的人才,優秀又肯苦干。自從他們加入后,部門士氣昂揚,當年不但成功開發網路商店系統,更在袁星朗領軍下,開始做起科技管理顧問的工作。

  首先以澤云的上游廠商及下游客戶為對象,針對他們的需求設計系統軟體,因為之前袁星朗便和這些公司多所往來,彼此已相當熟絡,談起合作來自然容易許多。

  到第三年,因為連續接了幾個大案子,電子商務部門已經開始創造盈余,又新聘好幾名員工,辦公室也搬上公司十樓,進占黃金據點。

  這年,袁星朗三十歲,再度成為公司內眾所矚目的當紅炸子雞。

  「袁經理,我們要去哪里?」

  某天晚上,袁星朗難得地九點就下班,還硬把夜雪從家里Call出來陪他。

  她大約是七點半離開公司的,才剛洗過澡,正躺在沙發上,悠閑地打開電視準備看連續劇,便被他一通急電叫出門。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需要我幫忙嗎?」她以為是公事。

  「私人行程,陪我一下。」他開車來接她。

  「去哪兒?」

  「去慶祝。」

  「慶祝?」她疑惑。「慶祝什么?」

  「慶祝我快升副總。」他神秘地笑,眼眸亮得像北極星。

  「升副總?」真的假的?「確定了嗎?」

  「還沒。」

  「那現在慶祝不會太早了嗎?」

  「妳沒搞懂。現在不是公司升不升我,而是我愿不愿意升。」他得意地眨眨眼。

  這么踉?「什么意思?」

  「待會兒跟妳解釋。」說著,車子已在臺北東區一家有名的夜店前停下,袁星朗隨手將車鑰匙拋給泊車小弟,拉著她就往店里走。

  是家Lounge  Bar,沒有迪斯可舞廳的吵雜,卻仍是五光十色的,店里來來去去都是摩登的都會男女。

  袁星朗要了張靠角落的沙發坐下,阿莎力地點了一瓶昂貴的紅酒、一份起司拼盤。

  「你待會兒要開車,喝酒不好吧?」她勸他。

  「管他呢!喝醉了大不了坐計程車。」他瀟灑地揮揮手。「今天是值得慶祝的日子。」

  「慶祝你快升副總?」

  「還有我三十歲。」

  「三十歲?」她愣了愕。「今天是你生日?」

  「不錯。」他斟酒,將其中一杯遞給她。

  她接過酒杯,與他的撞擊一下。「生日快樂!」

  「謝啦。」

  「抱歉我沒準備禮物,你應該早點跟我說的。」

  「沒闊系。妳來陪我喝酒就是最棒的禮物了。」

  她心一動,酒杯擱在櫻唇邊緣,若有所思地凝望他。

  今天的他似乎格外興奮,就連他們開發出新的系統軟體,接到第一個大案子時,他都沒這么高興。

  是因為即將升副總的消息讓他這么樂陶陶的嗎?還是別具意義的三十歲生日?

  「都是。」他彷佛看出了她心中思緒。「更重要的是,我終于等到了報復的機會。」

  「報復?」

  他傾過身,炯炯眸光鎖住她。「妳想不想把現任總經理拉下來?」

  「把總經理拉下來?」她一震,睜大眼。

  「王副總要我跟他合作。」

  「王副總?負責手機事業群的那一個?」夜雪眼珠轉了轉,一下子領悟。

  這兩年王副總領軍的手機事業群一直是公司最賺錢的事業單位,據說總經理早就分外眼紅,深怕自己地位不保,總有一天要被人取代。

  「王副總終于要動手了嗎?」夜雪喃喃問。

  「今年董事會改選,王副總想爭取新董事任命他為總經理。」

  「如果能拉攏到你跟電子商務部,他的勢力就會更加龐大。」夜雪接口,頓了頓,狐疑地瞥向上司。「我以為你討厭卷入派系斗爭。」

  「我以前的確很討厭。」袁星朗靠回沙發背,閑閑把玩酒杯。「結果妳看我得到了什么?兩邊都不靠攏,下場只有更慘。」他自嘲地撇撇嘴。

  「所以你這次決定不袖手旁觀了?」

  「不錯。」他微笑地啜飲紅酒。

  她看著他,第一次從他眼底看到一種類似冷酷的光芒。看來他是鐵了心要拉下當年惡整他的總經理了。

  「為什么要告訴我?」

  「妳不高興嗎?」他揚眉。「當初把妳丟來我這里的,不就是總經理嗎?我以為妳也會對他很感冒。」

  「是有一點。」她承認。

  「復仇的機會來了,夜雪。」他對她微笑,那笑,含著幾分她說不出的意味,催動她心跳加速。

  「可是為什么是我?」她還是不懂,「為什么要邀我來一起慶祝?」

  這問題似乎問倒了他,愣了愣。

  「因為我們是伙伴。」半晌,他才總算找到理由。「這三年來,我們一路走來一直是在一起,不是嗎?」

  「這說得也是啦!」她點頭,卻有些遲疑。

  這男人把她當伙伴?她真料不到。可是想起這三年來從無到有,絕處逢生,的確都是兩人共同作戰。

  她是他的伙伴?她咀嚼著這句話,芳心不禁飛揚。

  「到現在,我還記得妳說過的那句話。」他忽然感嘆似的說道。

  「什么話?」

  「連這點耐性都沒有,以后怎么成大器?」他幽幽道出,星眸閃著奇異的光。

  她臉紅。

  他還記得那句話啊?那時候的她不過是一口氣上來,故意澆他冷水,其實想想她當時也不過是只剛出社會的菜鳥,居然還敢大言不慚地教訓他。

  「哈。」她尷尬地吐吐舌頭。「你別介意,我那時--」

  「說得很對。」他打斷她,也不知是逗她還是嘲弄自己,嘴角似笑非笑。「簡直是當頭棒喝。」

  她臉更熱了。

  「來,干杯!」他豪氣干云地舉高酒杯。

  她與他干杯,慶祝他三十歲生日,也慶祝他前程似錦,一面喝酒,一面聽他滔滔談論著以后的計劃與抱負。

  她發現男人似乎都有孩子氣的一面,他們需要一個女人來分享他們的夢想,只是她不明白,為何他挑中了她。

  他們在那間夜店待了三個多小時,期間有不少裝扮入時的辣妹對俊俏的他投來傾慕的注視,甚至有幾個干脆主動前來示好,他卻誰也不理,像趕蒼蠅似的趕走人家。

  「那個女的很漂亮耶。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嗎?」連她都對他的無情有點看不過去。

  「我對女人沒興趣。」他超冷淡。

  夜雪聽了,有些奇怪的受傷。

  他大概忘了現在坐他對面的,也是個女人吧?她自嘲。她就這么沒有女性魅力嗎?

  「這里人太多了。」他沒察覺她的哀怨,徑自拉著她離開那家店,招了輛計程車到山頂看星星。

  兩人肩并著肩躺在車地上,對著滿天燦爛星斗,夜雪不自覺說出心里話。

  「剛認識你的時候,覺得你個性很怪,很難相處。」

  他嗤聲一笑,絲毫不以為忤。「我現在就不怪了嗎?」

  「坦白說還是很怪啦。」她也笑了。「只是現在發現你也有你的優點。」

  「比起以前,不那么討厭了嗎?」

  「嗯。」

  「那妳會繼續跟著我嘍?」他沒頭沒腦地問。

  「嗄?」她轉過頭,訝然望他。

  他微微一笑,忽然握住她的手,一起高舉著指向天空某顆最閃亮的星。

  「我還會繼續往上爬,不停往上爬,總有一天會此那顆星星還亮,妳相不相信?」

  好狂的口氣!

  如果可以,她真想吐他槽。

  「妳不相信?」他轉過頭來看她。

  相信。可是她不想承認,不想讓他太過得意。「不知道,我還要再觀察觀察。」

  他沒說話,凝視她,俊唇半勾著,眼神炯炯,像燒著火似的看得她胸口發燙。

  糟糕!她暗暗憋氣。好像連被他握住的掌心都要冒出汗來了。

  幸而他及時松開她的手。

  她松了口氣,又有點莫名的失望,玉手無助地握了握:心跳慢慢回復正常。

  「奇怪,妳以前有這么瘦嗎?」他忽然改用雙手捧住她臉頰,研究著。

  她嚇一跳,心跳又亂了。「你干么?」

  「妳太瘦了!」他指責似的皺眉。「妳是不是都沒好好吃飯?」

  「嗄?我?」一向自我的他什么時候懂得關心別人吃不吃飯了?「你自己還不是一樣?」

  「我每天都慢跑,身體好得很。」他說。「妳呢?三餐不按時吃,小心營養不良。」

  「哼。」她噘嘴。自己三餐也不定時的人,沒資格說她。

  「我們去吃宵夜!」他一骨碌爬起來,說風就是雨。

  她呆怔。

  「走吧!」他伸手強拉起她,她整個人倒向他懷里,他很自然地摟住。「小心。」

  強烈的男性氣息侵入她鼻腔,她臉發燒,心怦怦跳。

  他彷佛也有點異樣的感覺,環抱著她的臂膀緊了緊,呼吸略略急促,俊頰輕輕地擦過她柔軟的發絲。

  她覺得不對勁,急忙推開他。

  謎樣的眼鎖住困窘的她一會兒,似乎在深思著什么,然后,他像下定決心似的用力一甩頭。

  「妳看著我吧,夜雪。」溫柔與曖昧退散,他又回復平日的猖狂神態。「我一定會爬上去的!」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电子游戏广水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