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誰說我要給你追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誰說我要給你追 第1章(2)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很不愉快的初次會面。

  之后,兩個人便像結了仇一樣,見了面,誰也不搭理誰,各據一張辦公桌,各做各的事。

  空調系統修好了,辦公室也在袁星朗殺到總務部,半催半請,加上兩道威脅眼神后,趕派兩名清潔員工來打掃得干干凈凈,本來堆在角落的雜物被移到地下室另一間倉庫去。

  總算稍微像個辦公的地方了,如果不是跟個冷血上司在一塊兒,夜雪說不定還會覺得挺開心。

  只是每天見到他那張死板著的臉孔,她就有氣。

  真衰!為什么偏偏被派到這種男人手下做事?她要不要辭職算了?

  「喂!」他沒禮貌地喊她,近來,這個字已成為她的代名詞。「我要妳做的那份Power  point做好沒?」

  「做好了。」她老大不高興地起身,將一份裝訂得整整齊齊的簡報文件甩到他桌上。

  他撿起來看,隨便瀏覽一會兒。「這個圖不對。」一下子便抓到錯誤。「我要的是趨勢圖,畫橫條誰看得懂?改成折線!」

  「是。」她不甘愿地在電腦上打開文件,重新畫過一張圖。

  「還有,說明的地方說重點就好,這么落落長是要給誰看?」他批評。

  「我怕經理不好解釋,所以才寫得詳細些。」

  「我怎么樣解釋不用妳來煩惱!」他白她一眼。「妳寫重點就對了。」

  「知道了。」好心沒好報。她在心里碎碎念。

  「標題的地方要標出這張的重點。什么叫『介面介紹』?介紹什么介面?這張的意思不就是表示這個介面很人性化嗎?妳至少也下個類似『人性化的介面方便使用者操作』之類的標題吧?都給我改過!」

  一篇簡報被他批得一文不值,幾乎每個地方都要改。

  夜雪很火。

  說實在的,他講的不是沒有道理,頗能一針見血地指出缺失,但他有必要用這么欠揍的口氣說話嗎?真的讓人很想踹他兩腳耶!

  她忿忿地端起水杯,喝冷水降火氣。

  花了一早上,她總算依他的意思改好了,他看過,也不點頭,撇個嘴算數。

  「行了。」

  「我可以去吃飯了吧?」一點多了,她肚子早餓得呱呱叫了。

  「給妳十五分鐘,一點半以前回來。」他頭也不抬。

  「什么?」她臉發白。要她吃戰斗餐嗎?十五分鐘!她光走出這辦公大樓就差不多該回頭了。

  「我兩點跟客戶約了,妳跟我一起去。」

  「我去干么?」

  「幫我操作電腦。」他責怪地瞪她,彷佛她問了個笨問題。「總不能要我跟客戶簡報時,還要自己按滑鼠吧?」

  就是要帶她去秀一秀,表示他這個經理也是有個手下可以使喚就是了!

  夜雪暗自鄙夷,表面上卻不甘不愿地點頭。「知道了。」

  算算也來不及吃飯,她索性不吃了,整理好簡報,抱著個文件袋便跟他一起出門。

  兩點,兩人準時抵達客戶公司,對方卻不在。

  「不好意思,我們副總還在開會。」秘書出來道歉。「請兩位先稍候一下好嗎?」

  「他還要開多久?」看得出來袁星朗不太高興。

  「這我不確定耶。」秘書將兩人領進會客室。「兩位先等等,我去通知副總。」

  袁星朗點頭,秘書退下。

  兩人默默等著,不一會兒,秘書倒來兩杯茶,滿臉歉意的笑容。「副總說請兩位再等十分鐘,他盡快結束會議。」

  還要十分鐘?

  夜雪暗笑,知道一向急躁的袁星朗肯定想發飆,只見他抿著嘴,好不容易壓下脾氣。

  秘書再度離開,夜雪捧起茶杯,閑閑啜飲。

  袁星朗則是打開他那臺寶貝筆記型電腦,登入澤云電通的客戶管理系統。

  這個系統,可以說是他一手打造的,雖然用的是某家科技管理顧問公司的系統,但細節的改良和維護都是由他負責,透過這個系統,客戶可以直接對澤云下單,也能透過網路,得知訂單的最新狀況,隨時掌握出貨進度。

  雖然整個系統基本上算是滿完善的了,但龜毛的袁星朗總覺得不是很滿意,老覺得還可以讓系統更好用一些,所以這幾天到處拜訪客戶,希望藉由他們的回饋找出盲點。

  他一番好意,對方卻好像不是很領情,不但沒準時現身,還讓他足足多等了將近二十分鐘。

  他重重搥了桌面一記,關掉電腦。

  「走吧!」

  「走?」夜雪毫不訝異他開始耍脾氣,櫻唇淺揚。「去哪兒?」

  「當然是回公司去!」

  「那李副總怎么辦?你要人家開會出來見不著你?」

  「是他自己爽約的!」袁星朗低咆。「我等了他二十分鐘!」

  「才二十分鐘。」她冷冷低語。

  「妳說什么?」他瞇起眼。

  她不答,輕輕哼一聲。

  這聲冷哼,很輕微,袁星朗卻聽得很清楚。

  他不爽了。「妳哼什么?」

  「沒有啊。」她聳肩,起身收拾文件。「要走就走吧。」

  「妳給我站住!」他厲聲命令。「把話給我說清楚。」

  她又哼一聲。「你真的想聽?」

  「說清楚!」他眼眸噴火。

  她不慌不忙地回頭,迎視他。「我說你連這點耐性都沒有,以后怎么可能成大器?」

  「妳說什么?」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現在已經不光是個系統工程師了,你以為自己還可以像以前一樣高興耍大少爺脾氣就耍嗎?你要知道,你現在面對的是我們澤云的客戶,是衣食父母,得罪他們可能就是白白奉送賺錢的機會。」她義正辭嚴地教訓他。

  他瞪大眼,神色陰晴不定。

  「我們這個部門如果想做起來,以后一定要常跑業務,你以為你這種態度可以招攬到生意嗎?」

  「夏夜雪!」他怒斥她。「妳知道自己在跟誰說話嗎?」

  「當然知道。」

  「妳才進公司一年,不過是個菜鳥,敢這樣對我說話?」

  「你也不過比我早進這家公司兩年,」她不甘示弱。「沒比我資深多少。」

  「起碼我已經是個經理了,是妳頂頭上司!」他睥睨她。「而妳是我的秘書,記得嗎?」

  「你!」她脹紅臉。「你以為我愿意當你秘書嗎?大不了我--」

  「怎樣?」

  大不了辭職!她好想瀟灑地把這句話擲回他臉上,卻說不出口。

  不是她貪戀這份工作,而是她不甘心,不愿就這么不明不白地被人給掃地出門。

  佛爭一炷香,人爭一口氣,就算要走她也要先闖出一番成就,徹底讓公司了解他們錯失了一個什么樣的優秀人才。

  「想趕我走?沒那么容易。」她不服氣地嘟囔。

  袁星朗聽出了她在低喃些什么,眼眸閃過一道興味的光。「原來妳也不甘心。」

  他撫弄下巴,俊唇若有所思地勾起。

  她沒看錯吧?他在微笑嗎?

  她狐疑地望他,想從他表情找出一絲絲輕蔑,很難得地竟完全沒有,反而詭異地似乎有一點點類似惺惺相惜的味道。

  不會吧?她頓時打起冷顫。她肯定是看錯了。

  正當她驚疑不定之際,他忽然又打開電腦。

  她嚇一跳。「你干么?」

  「我倒要看看那位副總大人到底打算讓我等多久。」他端起茶杯,慢條斯理地飲了一口。

  她瞠視他。一分鐘前,他不是還焦躁得想抓狂嗎?怎么這會兒忽然冷靜下來了?

  「他已經遲到二十五分鐘了喔。」她試著提醒他。

  「反正我今天下午也沒什么事,沒關系,就慢慢跟他耗。」他回答得很酷。

  「嗄?」

  「妳不是說,要做生意就得要有耐性嗎?」他似笑非笑地掃她一眼。「我正在培養呢。」

  她呆了,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而這措手不及的愣樣彷佛取悅了他,低低地、帶點嘲諷地笑了出來。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电子游戏广水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