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誰說我要給你追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誰說我要給你追 楔子
  目錄 下一頁
  臺北喜福飯店,晶鉆廳。

  位于東區的豪華五星級飯店,此刻正在舉行一場熱鬧的酒會,酒會的主題是為了慶祝一家新公司的誕生。

  澤洋網路科技。

  這家IT界萬眾矚目的新星,還未正式成立,便轟動業界,幾家龍頭聽說澤云電通打算將旗下最炙手可熱的電子商務部門獨立出來,都是又驚又疑。

  驚的是,澤云這家母公司竟然舍得放這只羽毛初長成的小鷹單飛,疑的是,那個近幾年為澤云賺進天文數字的袁星朗正式單飛后,又會給業界帶來什么樣的嶄新沖擊。

  說起袁星朗,科技大老們便暗暗飲恨,這么個才華洋溢、眼光又獨到的年輕人,怎么他們當初都沒注意到呢?要是早幾年就想辦法將他挖角過來,說不定現在樂呵呵辦這場酒會的主人就是自家公司了。

  伯樂痛失千里馬,如今他們也只能干瞪眼,看著澤云電通的董事長李澤云捻著白花花的胡須,囂張地在會場里大笑了。

  大老們捧著香檳,明明很不是滋味,表面上卻還要跟競爭對手道恭喜,那口氣憋在心底,還真是難受得緊。只是他們沒想到,袁星朗還另外準備了一枚威力十足的煙花彈送給他們。

  「等他們聽到我宣布澤洋網科并購了e-Sotheby的臺灣分公司,臉色恐怕會更難看吧。」

  在飯店特別準備的套房里,袁星朗一面對鏡整裝,薄峻的嘴角一面勾起一道淺弧,那笑,很輕很淡,有點不懷好意,又有點惡作劇的感覺。

  夏夜雪站在一旁,手拿著一條Armani條紋領帶,看著頂頭上司嘴邊那抹笑,心房一動。

  她這個老板啊,說他成熟穩重了許多,有時候又似乎有點孩子氣,就像他現在這種笑法吧,冷冷的,很漠然很從容似的,卻又帶著點淡淡的、很難形容的淘氣,彷佛他精心準備了一場好戲,而現在正好整以暇地等著欣賞觀眾反應。

  「你講稿背好了嗎?」見袁星朗扣好名牌袖扣,夏夜雪走上前,替他系上領帶。

  「我看起來像是那種緊張到需要看小抄的人嗎?」袁星朗低下頭,方便她打領結。「當然背好了。」

  「新拍賣網站的名字呢?想到了嗎?」

  「妳覺得『易富網』如何?」

  「易富網?」夏夜雪揚眉,玉手靈活地在袁星朗胸前回來繞去,很快打出一個漂亮的領結。

  「哪,既然e-Sotheby的中文翻成e-蘇富比,我就把e翻成容易的『易』,再取蘇富比的『富』字。」袁星朗興致勃勃地解釋。「易富網,妳不覺得這聽起來就是一個很容易紅的名字嗎?」

  「不錯啊。」最后調整了下領帶,夏夜雪退后一步,微笑地欣賞自己的杰作。「這名字隱含著網友只要上這個網站拍賣就會變得富有的意思,很吉利也很討喜。」

  「那就這么決定了。」得到自己心腹秘書認可,袁星朗一彈手指,頗洋洋得意。他接過夏夜雪遞來的西裝外套,穿上。「怎么樣?我看起來還可以吧?」

  夏夜雪打量他。

  西裝外套合身的肩線完美地襯托出他宛如模特兒陽剛挺拔的身材,粉紅色襯衫則稍稍柔化了他過于冷峻的臉部線條,更添幾分帥氣。

  很少有男人穿粉紅色不會顯得娘娘腔,袁星朗算是難得的特例。

  夏夜雪看著,一顆心忍不住要怦怦跳。她垂下眼,不想讓老板看出自己的意亂情迷。

  「很帥。」她低聲稱贊。「保證可以吸引一票美眉。」

  「我對女人沒興趣!」袁星朗撇嘴,翻白眼。「拜托,如果今天又有那些女性雜志的人追著要采訪我,幫我擋一擋,我真的不想浪費時間去回答那些白癡問題。」

  例如他的擇偶條件是什么,為什么至今還沒有女朋友,難道他不愛女生愛男生嗎?

  夏夜雪噗哧一笑。想起她最近幫他安排了兩場雜志訪問,結果對方凈問這些沒營養的問題,搞得這個任性的老板幾乎抓狂。

  「妳還笑?」袁星朗瞪她一眼。「要不是看在妳的分上,我早就一人一腳,把那些女記者給踢出門了!」

  「對不起嘛,我沒想到她們的提問會跟我們事先說好的差那么多。」她忍笑道歉。

  「總之下次別再排這種訪問了,不然我可不保證我不會當場發飆。」

  「可是這也是為了宣傳啊!」她小小聲地說。「老板的形象好,公司的形象也會跟著好。何況你現在還是新公司的總經理,大家一定會對你好奇的嘛。」

  「No  Women!」袁星朗雙手交橫,比了個大X。「聽到沒?我可以忍受商業或電腦或政治雜志,管他什么阿里不達的周刊雜志都好,但只要是跟女人有關的雜志,一律拒絕,死都不接受采訪!OK?」他猛然抓住她肩頭,炯炯目光霸道地盯住她。

  激動的模樣惹得她又好笑,又奇異地心動。「好啦。」

  「這才乖。」他這才滿意地放開她。

  肩頭失去了他掌心的溫暖,她忽然感覺到涼。

  他瞥了眼手表。「差不多該輪我上場了。」

  「嗯。」她點頭,跟著他離開房間,步入會場。

  他一進場,立刻引發一串鎂光燈亮起,掌聲如雷爆開。

  袁星朗微笑注視眼前這熱烈的歡迎場面。

  五年了,他終于等到這一天。

  五年來,他從一個遭到高層外放邊疆的小主管,一路爬到主掌電子商務事業部的副總,最后,獨立成立子公司。

  這一路,他走得辛苦,但并不孤獨。

  因為他身邊,一直有個最得力的助手。

  「這一刻的榮耀是屬于我們倆的,夜雪。」他低語,望向她的星眸閃閃發光。

  她溫柔地微笑。

  掌聲愈來愈響,催促著他。他對她眨了個眼,比了個只有她才懂的手勢,然后穿過眾人為他分開的那條路,優雅地上臺。

  她的目光緊緊追隨著他。

  他上臺,接過麥克風,習慣性地以一個幽默的笑話作為暖場。

  他果然把講稿背得很熟,行云流水,不曾停頓,妙語如珠的演說逗得在場每一個人樂不可支。

  他偶爾會望向她,送來一記旁人看不出端倪的表情,有時是眉尖細微的挑動,有時是嘴角斜斜一撇。

  他要她看著他。

  她很明白他的意思,他奇怪的手勢、微妙的表情,都是在要求她的注視,與她進行特別的交流。

  「放心吧,星朗,我會一直看著你。」她喃喃自語,眼神一下子恍惚,悠悠地墜入時光隧道--

  這五年來,難道她不是一直在看著他嗎?

  目錄 下一頁
电子游戏广水信息